伏熙沒有動手,全部心思都在默默調動體內的能量,因為他也想趁著這機會做些測試。就算在沒進到主神空間之前,伏熙也不怕這群烏合之眾,更何況現在他已經比以前強大了不知道多少倍,他又怎會把眼前這全流氓放在眼裡。

「給我上!」隨著梁少的一聲令下,他旗下的打手全數魚貫而出,一起壓向低頭不語的伏熙。而這時,伏熙仍在腦海中尋找些什麼。

自從得到了阿賴耶識,伏熙就覺得腦海裡出現了一些異常。例如一些早已遺忘的記憶如今慢慢浮上心頭,一些以前難以做到的動作如今已能做到,而原本就超乎常人的記憶力如今更是強如過目不忘。

除了龍士血統帶來的身體素質強化外,阿賴耶識與這樣的深層次突變肯定有著某種程度的關聯。

除了以上那些身體的突變外,還有一種變化令伏熙興奮不已。



想著想著,一個碩大的拳頭已經離伏熙的臉不遠了。可是他沒有任何驚訝,眼珠一盯,左手隨即扣成爪狀,瞬間就抵住了拳頭的攻勢。步法一轉,右腳往後一踏。隨著下盤輕擺,一股後勁噴發而出,立馬就掰斷了那人的手腕。

還不等他發出慘叫,伏熙便順著他的來勢用右肩送他一記崩山靠。伏熙肩頭一轉,那帶頭的打手已經被這股反彈力撞得氣血上湧。那些還不清楚發生什麼事的跟班也無一倖免。隨著伏熙放鬆上半身,一記太極粘手就把接下來的兩人摔在地上打轉。

伏熙的動作在普通人眼中已經是快如閃電,畢竟他現在可是普通人三倍的身體素質,他的思考速度,反應速度,肌肉協調全都比一般人快三倍。基本上現實世界發生的一切在他眼裡都成了慢動作,那些與普通人的延遲式對話更是使他無比厭煩。因此對付眼前的小混混,伏熙還不屑用盡全力。

右腳一踏地,紮好弓步後源源不斷的力氣就從腳跟處火速上湧,再隨著腰部的調節,全部力量都化為右手的一掌。而這平平無奇的一掌已足以把伏熙眼前的混混拍飛數米,胸骨也被拍裂了好幾根。

左肘輕壓,壓下了近在咫尺的一腳。隨著攻勢的解除,伏熙便轉手成爪順手一拔,那人瞬間便失去平衡跌倒在地。



見同伴都奈何不了伏熙,剩下打手馬上連成一線撲了上去。

「小心!」艾斯見狀心裡一急,連忙提醒人群中的伏熙。

可伏熙彷彿沒有聽見,仍舊一掌劈在嘍羅的後頸上,這強而有力的一掌瞬間就打得他眼前一黑。要是換作普通人來做,他們需要非常刁鑽的角度和久經鍛煉的掌力才能做到,現在伏熙隨手一拍就能達到同樣效果。

在伏熙甩甩手的瞬間,三人已經從三個方位死死抱住了伏熙。絲絲壓迫感從傳來皮膚上傳來,伏熙冷哼一聲,渾身肌肉一鼓,隨即掙脫了人肉束縛。

假設一個人本身的力量數值為1,經過鍛煉後可以去到1.5的極限。而伏熙本身的力量就是3,再加上武術和體術的強化,他可以完全引出體內的能力,就如3的二次方一樣。所以伏熙最終的力量數值是9,遠遠超越普通人能到達的極限。



所以這麼多人都無法對他造成任何壓力。

看到這情況,其中一名嘍羅亮出腰間的刀子,一口氣就刺向了伏熙的後背。

「沒用的。」伏熙轉過身,只用單手就壓制住了那把刺向自己的蝴蝶刀。昏暗的燈光下,眼前的小嘍羅臉上佈滿了恐懼,他可是出盡奶力刺了過來,可眼前這人只用一隻手就抵住他雙手的力度,而且沒有絲毫吃力的表現。

眼前一晃,小嘍羅已經被伏熙用額頭撞暈在地。

不過十多秒,全部打手都賴在了地上痛苦地呻吟。

「那麼,只剩你了。」伏熙拍拍手上的灰塵,慢慢向梁少走來。

那個高幹子弟根本沒有在怕,不管闖了多大禍,他的老爸都會給他撐腰。不管玩弄多少女人,都不會有麻煩跟身,這就是他的生活。他才不相信這樣的生活今晚就要畫上句號,他翻出了腰間的蝴蝶刀,雙手持刀,一口氣奔向了伏熙。

伏熙搖搖頭,右手掌心閃過一絲灰色,接著便一手捉住了刺往腹部的刀身。



「沒用的。」伏熙狠狠一扭,整個刀身都被外放無量劍氣磨光。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