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來提爾小隊已經迫不及待要動手。」伏熙估計提爾小隊已經掌握了旱魃小隊的位置,日內就會發動偷襲。要是偷襲成功使他們取得三分或以上,他們大可以撤離S市,不再摻和這趟渾水。如果他們再進取一點,軍營便是他們下一個目標。

無論如何,這場輪迴的主動權又會交到他們手上。

想到這裡,伏熙眼內漸漸透出一絲殺意,「鷸蚌相爭漁翁得利,這可是不變的名言。」

「應龍小隊所有隊員作好準備,今晚出戰!」伏熙以隊長的身份下令。

托利武也附和道:「奇美拉小隊全員會與你們共進退。」



「就趁提爾小隊和旱魃小隊今晚相爭,我們取其漁翁之利。」其實應龍小隊加上奇美拉小隊一行超過十人,要把提爾小隊與旱魃小隊完全殲滅也不是不可能。不過奇美拉小隊這張底牌,伏熙暫時還不想揭露。

無論他們會否摻和,今晚仍註定掀起一場腥風血雨。

「這樣,今晚我們兵分兩路各自佔據一個區域,然後靜待。。。。。。」伏熙開始在地圖上比劃。

在擬定策略並分享已知對手後,奇美拉小隊便先行離去,準備黃昏時分出發。

在奇美拉小隊離去後,伏熙便馬不停蹄地打點一切,先是聯絡公安局的內應,必要時可以以警力作掩護;然後是城北的社團勢力,藉此尋找兩隊人馬的確實位置;最後預定一家飯店,作為開戰前的掩護。



撤退路線、避難屋和地下醫生都已經打點完畢後,伏熙也終於可以鬆一口氣。他雙眼盯著電視,腦海里想著其他的事。

這時天娜走了過來:「隊長你在想什麼?可以告訴我嗎?」

伏熙轉過頭,看到天娜那潔白的臉,「沒什麼,只是隱約有些不安而已。」

「你是擔心他們能否克服心理關口,對吧?」天娜已經猜到了伏熙的擔憂。

「沒錯,這次是他們第一次對人類下手。人類可不比之前面對的非人類生物,要是沒有下定殺人的決心,死的就是自己。」一早看透人性醜惡的伏熙自然明白這個道理,不過從來沒有取人性命的其他隊員可沒有這樣的覺悟。



但伏熙那對生命的漠視,也使他取人性命而沒有罪疚感的原因之一。

「這也是你把金次和艾斯調到後方的原因?」天娜提及剛才伏熙擬定的戰略。

伏熙也十分坦白:「這是其中一個原因。」

「在保護隊員方面,金次絕對不會令我失望,在對敵人痛下殺手方面我有保留。至於艾斯,她的魔法太過顯眼,如非必要盡量不要施展,否則麻煩很多。」伏熙腦里已經預見了兩人的反應。

一身皮衣的天娜坐在伏熙身旁,「而張毅的火力支援絕對會發揮決定性影響,所以先讓他與曽羽在後方觀察情況在伺機而動,對不對?」

「沒錯,他們的支援是關鍵。」說到這裡伏熙嘴上忽然有些笑意,他的確對兩人抱有不少期望,而且兩人的進步他都看在眼裡,他知道張毅和曽羽不會讓他失望。

瞄到伏熙的表情,天娜那雙天藍色的大眼眨了眨,「你還真是不坦率。」

「也不需要。」伏熙依舊那副冷冰冰的臉。



午後時分,全副武裝的應龍小隊與奇美拉小隊一前一後離開了香格里拉度假村,紛紛往S市北部進發。


「準備好了嗎?」韋爾回望身後的隊員,凱文與阿提拉這兩位主要戰力均已整裝待發。其餘的三人也狀態不錯,除了尚清的臉色稍白以外。

「今晚尚清你們留在公園里就行,其餘的就交給我們。」韋爾對於尚清的情況仍有點擔心,不過當他們知道了旱魃小隊的位置時,他們便坐不住了。因為他們所在的位置實在是偏僻,這樣的話就很適合韋爾發揮而不被其他人發現。

如此絕佳機會他們可不能放過。

從他們被伏熙逼離原來的住所,在趕到如今村落的路程上,阿提拉感覺到那烙印在被附身動物上銀印越來越強烈。這說明了旱魃小隊的那位薩滿就在附近,經過一天一夜的明察暗訪之後,阿提拉已經確定他們的所在地就在國家森林公園邊緣的一座小村莊。

而且離他們也不遠,所謂先下手為強,提爾小隊的眾人都同意速戰速決。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