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韋爾。」

在電柱擊倒之前,伏熙清楚看到了施襲者的臉,也看到如雪的背影。

「他變強了很多。」天娜上次見到韋爾的時候,他手上的錘子只能泛起一絲電光,如今已能射出一條電柱了。伏熙那非人強度的身體素質一擊下就被電得全身麻痺,要是普通人吃上一招恐怕就外焦內嫩了。

憑著天娜熟練的包紮技巧,伏熙胸前那傷口很快已經處理好,「傷口不深,以你的細胞活性值,大概後天便會完全康復。」

伏熙伸手摸了摸胸前鬆緊適中的繃帶,論包紮技術他可遠比不上天娜。



「謝謝。」伏熙抬起頭,望向天娜的眼睛。雖然天娜跟他一起的時間不少,但這可是伏熙第一次正眼望向她。這時他才發現天娜的一雙鳳眼其實並非深棕色,而是幽婉而迷人而淺棕色。因為這一陣子她都戴著墨鏡,之前伏熙又沒有仔細看過她的臉,所以到現在才發覺。動若脫兔,靜若處女,這就是伏熙對天娜的感覺。

天娜甩了甩她那濕漉漉的頭髮,不在意地說:「只是幫你簡單包紮而已,不用道謝。」

「那麼你三番四次救我,我總該道謝。」伏熙可記得他倒下的一刻,是天娜站在了他跟前;當他被銀箭狙擊,是天娜站在了他身前;也是天娜一手抱起他往後跑,由始至終她都沒離開伏熙身邊一步。

說到這裡天娜眼中閃過一絲異色,她大概想不到伏熙會把這些事放在心上。知道伏熙如此在意她,天娜的臉不禁一紅,不過她才剛剛洗完澡所以皮膚本來就比較紅潤,因此伏熙也看不出什麼。

就在天娜不知怎樣回答的時候,伏熙卻盯到了她放在墻邊的埃睽斯,「只有盾,沒有矛。」



「對了!」伏熙腦里忽然冒出一個不錯的想法。他可是行動派,一翻手就從獸皮空間袋里拿出一柄金色大斧。這便是在幾個小時前孫唐從死去的輪迴小隊成員上繳獲的一件神器。

這柄大斧約有一米長,斧的刃口是半月形,斧體的上端有一根槍頭般的尖刺,中間還鑲嵌著一顆土黃色的寶石。另外斧體至到斧柄都刻滿金色紋路,使得大斧整體呈華麗的金色。天娜一看到這柄大斧就知道了伏熙的心意,可這柄大斧對於一米七五的天娜而言好像又大了點。

「我先試一下。」說完天娜便一手抓起了斧柄,可她要單手握起這大斧恐怕是不行。最後天娜用上雙手終於抬起了它,她惦了惦手上的大斧還舞弄了幾下,隨後便停下手來。

天娜回頭對伏熙說道:「這東西太重了,我要用上八九分力氣才能抬起它,到實戰時恐怕非常不便。放在我手上實在浪費,可能孫唐或金次會比較適合。」

伏熙卻搖搖頭回應道:「他們都有了趁手的武器,這東西對他們也是得物無所用。倒不如放在你手上,讓你有一個後手,而且你強化血統後說不定就能舞得動這東西。」



天娜想了想,也覺得伏熙說得有理。說做就做,她用小刀在拇指上一割,血便滴在了大斧的斧體上。

一瞬之後,天娜便與大斧建立了主從契約。「原來這金斧叫開山斧。」天娜打算再次握起大斧看看,可就在天娜碰到斧柄的一刻,她體內彩色的武神之力便透過雙手灌進了開山斧。斧體和斧柄上的殘餘綠色能量在武神之力沖刷下馬上沒了蹤影,隨著斧頭低鳴一聲,天娜便覺得手上的壓力得到了釋放。本來沉重無比的感覺一下子煙消雲散,她用單手便能拿起開山斧。

「怎麼一回事?」伏熙馬上站了起來,他也吃了一驚。本來他看到天娜用雙手拿起斧頭還是很艱難,可不過一會,她憑單手已經拿得動,而且還沒絲毫壓力的樣子。

天娜用心地感應著開山斧,很快便有了答案。「事情是這樣的,在認我為主之前這柄神器仍是屬於前主人,所以神器本身就抗拒我的掌控,它用某種方法令自己的重量增大了許多,除了原主人外任何人都難以使用。而在認我為主後,我的武神之力完全清除了前主人在神器上留下的痕跡,因此重量便恢復正常,我也能像現在一樣靈活地操控它。」

看著天娜如此輕鬆地揮舞開山斧,伏熙也鬆了一口氣。如今不需要強化血統便能增強天娜的實力,他自然高興。

「時間不早了,你去睡吧。」今晚是天娜守夜,所以伏熙可以先去睡。

可伏熙甩了甩頭,「還有很多事情要做,還不可以睡。」

「那麼告訴我要做什麼吧,一起做會比較快。」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