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個不知名星球的大海上,有一個不大也不小的島嶼。淡紅色的天空同時出現浮現太陽和月亮,遠處的天邊還掛著一個青色的星球。就是在這麼一個奇異的空間裡,將會迎來第二場試煉。
 
一名長相戆傻的黑髮少年從島上的山坡上醒來。他大概身高一米八,普通裝束,不過全身的肌肉看起來非常發達,還有就是他手上握著一柄奇怪的長槍。

「第二場試煉了!?紅色的天空!?哇靠,這裡是什麼地方。」他快快地爬起來,馬上運轉體內的能量往眼睛裡去。本來黑色的瞳孔中,隱約有幾道銀絲流過。

藉著那股能量,他能清楚看到數百米後的景物。少年快速掃過四周,「奇形怪狀的樹?太陽伯伯和月亮姐姐都在!藍色的水果!?」

青年一臉惆悵的收回能量,「看來。。。。。。這裡我啥都不認識。」



然而,一道聲音適時地在小島上空響起。

「歡迎各位被選者來到第二場試煉。經過第一場的試煉,各位的「潛力」都有所顯現。今回試煉:在4小時內來到島最北端的沙灘,位置是青色星球的方向。四個小時後便自動觸發第二個任務,在島上生存8小時。若未能在4小時內到達沙灘,該被選者將被自動抹殺。各位被選者,努力生存下去吧。」說完,島上便恢復寧靜。
 
聽到任務後,青年便對手上長槍說了一句:「上吧夥伴。」一人一槍隨即跳下山坡,朝著北方前進。

在這刻島上各個不同的地方,有數十個青年都朝著同一個方向前進。不過有些人是打算穿過島的中央去到北端,有些人則是沿著海岸線走過去。但無論如何,他們最終都會在海灘相遇。
 
「一路上的怎麼那麼多大大的昆蟲,好麻煩啊~」全身染滿蟲子血漿的黑髮青年一路殺敵一路自言自語。



那些阻擋在他前面巨樹全部都被一柄銀杆三尖兩刃槍所劈開,那把裝飾著寶石的銀色長槍異常鋒利,輕輕一揮就把一顆大樹給攔腰砍斷。不過再厲害的武器也要適合的主人去駕馭,憑著青年的強橫臂力,他才能用這柄銀槍在叢林中殺出一條路。

剛出草叢,迎面出現了一隻黑色的飛蛾。飛蛾長得足足有半個人的高度,黑灰色的翅膀在空中有序地拍打著,散發著黑色的粉末。

「媽啊,這飛蛾好難看啊。」黑髮青年抽起長槍,體內的能量運轉不息。隨著他奮力一擲,長槍便洞穿了飛蛾,並把它釘死在數米後的大樹上。

「殺死黑毒蛾,獎勵300天道點數。」主神的聲音在他腦中響起。

「原來獎勵還不錯哦,多來幾隻就更好了。」聽到有獎勵,那名青年的心情馬上變好。



同時青年感到體內的能量已經消耗了一小半,「嘖嘖嘖浪費玄能了,原來那只東西這麼脆弱而已嘛。」青年走到樹旁把長槍拔了回來。而他甩甩槍上的黑血,然後把它扛在肩上繼續前行。

然而走不消幾步,一陣令人頭皮發麻的響聲從後方傳來。青年回頭一看,一條有小狗大小的千足黑蜈蚣從後面的草叢鑽了出來,蜈蚣的身上還印著一些斑斕的紅紋。

「哇啊啊啊啊啊!好可怕啊!」青年心中一驚,不再戀戰拔腿就跑。他胡亂的狂奔一會後成功擺脫了身後的蜈蚣,與此同時他卻發覺自己越發頭暈。

「這麼了,為什麼突然這麼頭暈?凴我現在的體力不可能有問題啊,怎麽了?」只見青年盤坐下來,那柄三尖兩刃槍也被他擱在地上。在深深吸一口氣後,他開始運轉體內的玄能。一絲絲銀色的能量在青年的體內游走,把不知名的毒素從體內各個角落裡一點一滴逼出來。

就在他驅毒的時候,一個身影悄悄地走近。


不久後青年慢慢睜開眼睛,嘴裡也吐出了一口黑氣。正打算起來的時候,一道黑灰色的劍鋒已經搭在了他的脖子上。

「不要動,如果你稍有動靜,你就小命不保。」一把年輕而沉著的聲音從黑髮青年背後響起。



「好、好、好,我不動了,你也千萬不要亂動哦!」盤坐在地上的青年被嚇得不輕,說話也結巴起來。

「為什麼我這麼倒霉啊,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青年發現原本放在地上的三尖兩刃槍早已不見了!他正嚇得背後冒冷汗。的故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