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來所有的低價值神器都是儲物神器,雖然看似沒什麼用卻是我所急需的。」伏熙微微一笑,隨即說出指示:「接引者,我要將三枚青銅因果律合成為一枚白銀因果律。」
 
幾乎是馬上便有了回應:「了解,被選者伏熙現在有一枚白銀因果律,一枚青銅因果律,一枚黑鐵因果律。」
 
「我要兌換神器,納天戒。」伏熙選擇了隱蔽性最高的儲物戒指——納天戒。
 
「了解,兌換納天戒。被選者伏熙剩下一枚青銅因果律,一枚黑鐵因果律,天道點數3264點。」白光一閃,一枚漆黑如墨的戒指出現在眼前。不過仔細一看,戒指黑色的表面有著金色坑紋,而所有坑紋都匯聚在中央的一顆菱形黑石上。

「這就是納天戒?」伏熙在地上一抓隨即把戒指戴在右手中指上。套上戒指的瞬間,戒指便變化至適合手指的大小。其觸感非木非石也不是金屬的冰凍感,而是一種類似玉的感覺。
 


伏熙獨自欣賞著自己兌換的第一件神器,根據目前的情況,其他被選者均沒有足夠的因果律和天道點數兌換神器。

當伏熙看了這件神器一會,他便湧現一陣熟悉感。不過想了一會後,他就放棄了這個愚蠢的行為,因為他不可能在見過一件主神空間的神器。
 
根據主神的指示,伏熙首先與納天戒進行認主儀式。他用提爾鋒在手掌輕輕劃了一下然後把流出的血滴在納天戒上面,完成了這個簡單而隆重的儀式。在滴完血的一刻,伏熙腦海里突然多了些什麼,他與戒仿佛出現了某種說不清的聯繫。
 
話說回來,其實提爾鋒早應在第一場試煉認他為主。但提爾鋒的特性是吸血為能,所以伏熙的血就被吸為能量而不是作為認主之用。到了第二場試煉,當它吸滿了血才正式與伏熙訂立認主儀式,接著也救了它的主人一命。
 
為了測試這個戒指的功能,伏熙拿來了一杯水。測試開始時,他將體內的無量劍氣一點一滴從丹田抽取到左手並輸送進戒指。



此舉是為了要準確計算使用戒指所需的能量,在試煉中胡亂揮霍體內的能量,恐怕是死路一條,所以必須要計算清楚。當輸進一些劍氣後,戒指開始有所反應。伏熙的腦海裡浮現出一個不大不小的空間,裡面沒有空氣沒有能量什麼都沒有。感覺上這就是戒指里的儲物空間。
 
伏熙用右手拿起水杯,然後想著把它傳送到空間裡去。就這麼一下,水杯就從伏熙手中消失了,而腦海中的空間裡也出現了一杯水。

「看來傳送進去沒有問題,那麼傳送出來呢?」伏熙開始想著這把水杯從空間裡拿出來。

思緒化為一隻不見的手,在一種精神力量把水杯完全覆蓋好之後,又一下子水杯就出現在他手中,而杯中的水一滴都沒有落下。
 
「就這麼簡單?看來這件神器比我想像中還要容易使用。」納天戒的使用程序十分便捷,對於伏熙以後的戰略絕對帶有很大影響。



畢竟能從其他空間拿出物品,絕對可以給予敵人意想不到的一擊。而且耗用的能量只是體內無量劍氣的二十份之一。
 
伏熙把納天戒緊緊地套在我的指頭上,看來他有段長時間都不會脫下它。
 
接下來就是處理古銅內甲了。伏熙清楚,這件內甲在上一次的試煉中的莫大功用,要不是兌換了這件內甲,他恐怕已經命喪安祖的飛刀之下。更甚者,是被插翼靴踢得內臟破裂而死,而最大可能的是被自己的神器提爾鋒穿心而亡。
 
這件堅固、輕便及隱藏性高的內甲經過第二場試煉之後已經破破爛爛,不僅胸口位置被刺穿、腹部陷了下去而且表面上還有不少坑坑窪窪的刀痕。憑伏熙的能力修復不了,那麼唯有靠主神。
 
「接引者,修復這件古銅內甲需要多少天道點數?」伏熙抬頭一問。
 
隨著伏熙的問題,整個空間馬上迴蕩起接引者的聲音:「修復被選者伏熙手上的古銅內甲需要64點天道點數。」
 
「64點,實在是挺貴。一件古銅內甲只需要500天道點數,修復一些損傷就要64點。」伏熙評估著主神的報價。
 
「但是我死了,再多的天道點數對我而言又有何用?」伏熙自嘲了一下隨即開口道:「接引者,修復這件古銅內甲。」


 
「了解,修復古銅內甲。被選者伏熙剩下天道點數3200點。」主神空間的頂部射出黃色的光柱,完全包裹著古銅內甲。
 
只見內甲的損傷不斷被修復,凹下去的地方漸漸恢復平坦,破損的位置也被一點一滴。這恢復種感覺就像是。。。。。。
 
「操控分子?這難道是分子層面的技術!」伏熙簡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想不到主神的力量已經去到這個階段,「難道主神真的是無所不能的。。。。。。神?」
 
伏熙接回完好無缺的古銅內甲,現在它光滑的表面正映照著自己清朗的樣貌。它就跟我一開始兌換的時候完全沒有區別,就像全新的古銅內甲一樣。
 
伏熙再次望向接引著光團,但他的眼神已經再也藏不住畏懼。
 
「能傳送任何物件的光柱,能賜予人無限力量的血統,能把人還原成分子的能力,還有無數件神器。」
 
「這到底是。。。。。。」伏熙打從心底害怕起來。
 


從小到大沒什麼能使他害怕,黑獸他不怕,蛟龍他也不怕,連死他也不怕,但是面對位無所不能主神,伏熙打從心底害怕起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