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你了,提爾鋒!」伏熙對著手上的魔劍自說自話。說罷伏熙就運轉無量劍氣,把劍氣輸進了提爾鋒內。
 
提爾鋒的劍鋒馬上浮現出一層深紅色的劍芒,只是這次的劍芒的紅色比上次蛟龍戰役時淡了不少。可能吸不夠血吧,伏熙這樣想。
 
伏熙用提爾鋒切斷倉庫那上了鎖的窗戶,讓他溜進倉庫裡。伏熙測量過,窗口只能勉強容納一個人。
 
結果伏熙在神不知鬼不覺下成功潛入軍火庫。這裡也是他的最終目的地。
 
靠著超越常人的視力,伏熙看到一排排分門別類好的軍火武器,他突然覺得自己的如意算盤打得確實很響。
 


查看了這裡沒有任何警戒裝備,他就放下心來。

可能他們覺得不會有任何人能偷偷地進來這個軍火庫,所以一點防備都沒有。如此一來,伏熙就能安心在這軍火庫「選購」。
 
兩眼望去,各種軍火琳瑯滿目。「92式手槍,CS/LS5型衝鋒鎗,CS/LR4型狙擊步槍,88式通用機槍,RGP7火箭炮。。。。。。我想要的傢伙在這裡全部都有!」
 
「下一場試煉應該問題不大,不管是蛟龍還是什麼的,在它上岸前賞它十發RGP火箭炮,就算它不死也得傷。」伏熙暗笑著。
 
當時伏熙的確想著下一場試煉會很容易,可他很快就會後悔。伏熙把所需要的軍火和大量彈藥都集合到一處,打算用納天戒一併收走它們。
 


伏熙半跪在地左手觸碰著一堆槍械,然後心內默默運轉無量劍氣。當他準備把所有的物品一口氣傳送到納天戒里,並把無量劍氣一點一滴輸進納天戒時。

異變徒生
 
伏熙突然眼前一黑,隨即失去知覺,倒在了地上。他就這樣不省人事地躺在黑暗軍火庫中。

時間飛快,伏熙的口水也不自主地流到了冰冷的地板上。


不知過了多久,伏熙突然睜開眼睛驚醒過來。他左右望了望,心有餘悸地在軍火庫裡空喘氣。


 
「哈,哈。」看向窗口外天上還是漆黑一片,伏熙自知昏迷的時間應該不超過兩個小時。
 
想到這裡他便出了一身冷汗,要是錯過了時間,即使他有著插翼靴也插翼難飛。他立馬嘗試站起來,但是一個踉蹌,就再次撲倒在地。

他只感到渾身乏力,十分難受,頭上冷汗不斷。
 
「發生什麼事了?」伏熙的頭實在暈得分不清東南西北。他隱約看到所收集回來的軍火仍有部分存在於這個空間中。
 
「是的,是的。。。我剛才在開啟納天戒裡的空間,打算把這麼一批軍火都傳送過去,但是在過程中我就昏倒了。」伏熙開始整理起現在的情況
 
伏熙瞄了瞄左手上的納天戒。
 
「我昏倒的原因肯定就是你。」他搖搖頭,有氣無力地說。



看來除了無量劍氣,開啟納天戒還消耗我體內的另一種能量。而就是那種能量枯竭導致伏熙瞬間暈倒。
 
「幸好不是在戰鬥中發生這樣的事,也剛好沒有人發現我在這裡,否則我就死得不明不白了。」看來這次伏熙的運氣相當不錯
 
伏熙奮力轉身,然後解開了身上的背囊,把剩下來的槍械彈藥都收起來。
 
「還好,大型的槍械都放到那邊去,只剩下手槍和彈藥什麼的。」伏熙強忍著頭暈和嘔吐感趕緊收拾地上的東西。
 
當一切都準備好的時候,他就面對一個新的問題。如今他眼前的事物都不能好好對焦,又怎能從剛剛進來的窗口跳出去?沒辦法,唯有死馬當活馬醫。伏熙把腰上的飛繩脫下,並嘗試拋到窗口的邊緣上使它固定好然後讓他游繩出去。
 
失敗好幾回後,他終於成功掛上了。接著伏熙便游繩到屋頂,接著把也窗戶關上,有些狼狽地離開。
 

幾經困難他終於了回到軍營的邊緣。
 


「看來還是要用絕招了。」伏熙脫力地躺在黑暗的角落,手上握著一個機關。他按下了手上的按鈕,接著遠處的樹林就開始有火光出現。
 
「著火了著火了。」不少士兵的注意力都被這個突發事件所吸引住,他就趁著這個空檔,拼命往撤離地點奔去。
 
途徑地雷區的邊緣時,他實在忍不住。

就在樹上吐了出來,
 
「嘔。。。嘔。。。」伏熙一口氣把晚餐都吐了出來。如此一來,軍營的警報很快便就響起來了,看來是熱能探測儀探測到了嘔吐物的熱量。
 
他趕緊向前直跑,直至離開它的警戒範圍。還好警報響了一會就沒了,看來他們當作是誤報。
 
更幸運的是他們沒派出偵查小隊,否則憑伏熙現在的情況,唯一的選擇也就是束手就擒。
 
這應該是伏熙最狼狽的一次,因為一件自以為的小事差點就萬劫不復。


 
他躺在一棵大樹下一邊喘息一邊總結經驗,心裡下定決心不允許這種情況再此發生。

下次,他可沒這樣的運氣。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