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後,伏熙家門外。

「請問裡面有沒有人啊?順豐快遞!」快遞小哥在門外叫喊著。

「來了來了!」屋內馬上有人應聲。

不消一會,一位上身沒穿衣服的黑髮青年就打開了門,而他當然就是伏熙。這時的伏熙剛好洗完澡沒穿上衣。

 快遞小哥看見開門的青年一身虎體猿臂,驚訝地一時間無法反應過來。



「請問是不是送快遞來?」伏熙迅速套上一件短衫向著快遞員問道。

「是是是,客人你的快遞。」快遞小哥馬上回過神來,指了指放在門邊的一個大箱子。

只見伏熙飛快地簽了個名,給了一點小哥小費就打發他走了。目送快遞小哥離開後,伏熙左右2望了望隨即把那箱東西推進了屋內。

 收拾好訓練體能的器具後,伏熙就來到桌前準備開箱。

「看來所有的裝備都送到了。」伏熙看了看桌上的紙盒還有昨天就送到的紙箱。一併打開箱子後,伏熙就從裡面拿出貨物並排列整齊。



那是一套防彈裝備,一排軍刀,軍用夜視鏡和一大堆登山裝備,而最重要的是紙盒底下藏著的C4高爆炸藥。這些「違禁品」都是伏熙通過黑市交易買回來的。

「雖然量不是很多,不過湊合著用應該還行。」伏熙自說自話。他把所有的裝備都收進了納天戒,準備在下一場試煉中大展拳腳。

 「說起來,我能留在現實世界的時間已經不多了。」伏熙環顧了四周一下。

「剛回來的時候花了一天探望師傅和神父,接著就去了完成委託。委託前前後後花了五天,接著回來後又是上傳資料給客人又是去買裝備都花了幾天。現在只剩下一天,哪裡都去不了。」時間真的有點不夠用。

整理自己的裝備時,伏熙無意間看到自己和師傅的合照沾滿了灰塵。



他就這麼停下手來,直直走過去拿起那個相架。伏熙用手指把上面的灰塵擦走,顯出裡面老舊泛黃的相片。相中的是一個少年和一個青年在釣魚,而照片背後寫著攝影師竟是老神父。

 「師傅,不知不覺間你都離開了兩年。你還好嗎?你的徒弟我現在很好啊!我會照顧好自己,當然也會努力活下去。。。。。。」伏熙想起主神空間。

 「直到。。。我復活你的那一天」握著手上的相框,伏熙喃喃自語道。

「我都不知道下次能否有命回來,也應該打掃一下房子了。」伏熙收拾完自己的裝備後就開始仔細打掃屋子

其中每一磚每一瓦都包含著很多伏熙的童年回憶,伏熙當然不希望它變得骯骯髒髒的。

「想起來我住在這裡也有十年了。要不是去了主神空間,我還以為我會一輩子都住在這裡,可能偶然會接接委託。就這樣平平淡淡地過一生。」可惜一切都不再他的預計之內。「我竟然進到主神空間,難道是我命不該絕嗎?」思緒萬千的伏熙就這樣擦擦桌子擦擦地板,一天很快就過去了

晚上的時候萬事已經具備,伏熙就躺在屬於他的床鋪上,看著那個沒有灰塵的時鐘,等待著主神的呼喚。

時間落在11點59分那一刻。



「兌換時間結束,被選者回到指定地點,傳送回主神空間。」 那把既熟悉又陌生的聲音再次出現在伏熙腦中,接著眼前出現一道強光。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