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熙和艾斯一路向樹海的邊緣出發,希望能在那裡找到一些物資。而伏熙一路不斷留下標記,他揮劍輕輕一砍,大樹的樹幹便出現了一條深坑,然後他再砍下一條樹枝,作方向記號記號。做完這些,他和艾斯便繼續進發。

除了掛在樹上的屍體和一大堆腐爛了的骸骨外,兩人都沒什麼發現。

只是越走伏熙就覺得越不對勁,「為什麼這裡沒有其他生物?」他心裡隱約覺得奇怪。一般樹海裡應該會出現一些生物,例如:蛇;蜘蛛;飛鳥等等,就算是出現野豬也不出奇。

上次伏熙跟師傅進來這裡的時候明明見到其他動物,這次什麼都沒有。伏熙表面上沒有說話,心裡已經暗暗提防。隨著兩人繼續前進腳下的石塊卻變得越來越濕滑,有幾次艾斯都差點摔倒,幸好伏熙及時扶住了她。不過情況已經變得越來越詭異。

兩人走到一個廢棄的帳篷附近,伏熙安排艾斯在一邊守候,自己就蹲了下來查看物資還否再用。伏熙翻開了自殺者的背囊,「罐頭。。。。。。。過期了,麵包。。。。。。發霉了。」眼前的食物已經不能再食用。「嗯,這個是?」伏熙翻開地上的一個本子,有點發霉的白頁上寫著他看不明白的日文。伏熙心想這可能是自殺者的遺書,但他又發現那篇遺書好像還沒有寫完,因為的一句還沒有加上句號。即使伏熙不懂日文,他也知道嚴謹的日本人一般不會犯這些低級錯誤。更大的問題是,這個帳篷主人的屍體不在附近。



「難道是遇到了什麼不測!」伏熙眼睛一瞇,心裡猜測起來。

「艾斯,請你用魔法探測一下附近有沒有生物!」伏熙轉過頭向艾斯發出請求,話畢她就舉起金黃色的權杖然後奮力往地上一插,一股金色的波動瞬即從權杖底下噴發而出,再向四周散去。

五秒後艾斯告訴伏熙答案:「沒有,附近什麼動物都沒有。」他刷一聲拔出了背後的提爾鋒,並馬上拿起衝鋒槍,「這裡有問題!」伏熙的表情瞬間變得認真起來,一股濃霧神不知鬼不覺地從兩人後面逼近。伏熙看到那霧後,表情馬上變得驚恐起來。

他立馬拉著艾斯往神社的方向跑,心裡想著:「現在可是秋天,怎麼會有霧!這霧肯定有問題!」只是跑了一會,艾斯已經開始跟不上。

「糟糕,她不是兌換強化身體素質類的血統,應該跟不上我的速度。」伏熙馬上理解了情況。在沒辦法下他唯有出招,只見伏熙鬆開她的小手,一個回馬槍揮出了提爾鋒。



「血牙天衝!」隨著伏熙喊出這招的名字,一道半月形的淡紅色劍氣瞬間從提爾鋒上湧出,帶著風雷之勢斬向迷霧。

這記威力十足的劍氣一下子就把迷霧劈散了一大塊,露出了剛才走過的路徑。可轉眼間,那股霧就開始復原靠攏。

「沒有用?」一計不成兩人便繼續往回跑,可惜的是在跑回神社之前迷霧就已經臨到身後。就在這情況危急之時,伏熙自作主張地抱起了艾斯,然後借助插翼靴的力量一下子跳到附近的大樹上。

就在彼此都驚魂未定時,濃霧已經覆蓋住兩人。

憑著伏熙的視力也是僅僅看到在懷抱裡的艾斯,前面的景物和底下的情況一概都是被白霧覆蓋,著實在是看不清。



「這種時候最忌被人偷襲!」而因為緊張的緣故,伏熙的手捉得更緊了。這過度的緊張令艾斯有點不適。

「伏熙,你可以放我下來了嘛?」艾斯不好意思地問。她現在捲縮在伏熙懷裡,臉上漸漸透出嫣紅,不過白色的濃霧遮住了她的面貌。

「抱歉,我們還沒有脫離危險的境地,所以暫時我還要抱著你。」伏熙已經當她是隊員一般照顧。

「額,好吧。」她也沒有意見,就這樣被伏熙抱在懷裡。把頭靠在伏熙的肩胛骨上,懷裡的艾斯忽然湧出一股熟悉感。「這種感覺為什麼會這麼熟悉?難道他曾經抱過我,不可能啊!」艾斯只是感到這種感覺十分熟悉,卻又記不起為什麼這麼熟悉。

他們就這樣動也不動地站在樹上,而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除了濃霧以外看似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

「難道就這樣?」就在兩人以為這是虛驚一場的時候,地下突然震動起來。

「地震!?」雖然日本經常會地震,但是伏熙沒想過在這個情況下會給他碰上。與此同時艾斯也捉緊了伏熙。震動雖然不劇烈,但是也使他感到強烈的不安。走運的是過了一會地震就結束,而濃霧也開始散開。

伏熙那顆提著的心也終於能放下來。



經此突變後,伏熙和艾斯都放棄了收集物資,即使是空手而回也總比丟了性命強。他們轉而在神社加強防禦,打算以靜制動。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