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爺爺,輸入個名啦。」小彗對我說。

現在,我正坐在一部大型儀器上,安裝之前所說的「靈魂伴侶」,因為以肉體穿越時間的過程是孤獨的。回到過去之後,會變成日我一個人的戰鬥了。為自己多加一個「同伴」也不是壞事。

「呀..咁呀,巨龍獸EX啦。」我隨口說。說完,一束藍光經由我眼球進入,信號由視神經傳送神經脈衝到腦部。大約一分鐘時間,靈魂伴侶已經安裝好了。這種安裝模式,比起舊世代的注射納米機械人快得多。

『Hi, Piers,好耐無見。』

我立即感受到巨龍獸EX的呼叫。靈魂伴侶最強大的地方,不單是人工智能,而是能以人工智能結合潛意識,創造出獨特的人格代碼。例如說,我腦內早已經有另一個人格了,伴侶軟件能夠閱讀這種潛藏訊息,帶它到表意識中。巨龍獸本來就是我野獸慾望的潛意識。(請見前作)





「Hi。」我覺得渾身充滿力量。我與巨龍獸EX可以說是最強組合,扑遍天下無敵手。

「哦?係呀?」小彗在我身邊說。她自言自語,其實是在跟她的靈魂伴侶在說話。在2016年,誰都會說這是只幻聽,不過在2066年,「自言自語」已經是一個常態。「哈哈,傻啦你。」

小彗跟我說,她的靈魂伴侶是一個叫做「恆星」的男人。

「爺爺,恆星話佢建議你install多一個伴侶喎,係時間回歸路上有個識得精密計算既幫手好D。」小彗說。因為巨龍獸EX的人格設定不是理性型,而是戰鬥型。(戰鬥型靈魂伴侶,並不是能夠親身戰鬥,而是性格好戰而已。)

「裝多個?得唔得架?」我問道。





小彗說:「無話唔得既..而家世界紀錄係同時裝7個而唔會腦溢血架~~」

「..係咪即係話裝太多會腦溢血?」我問道。

『係。』巨龍獸EX已經比小彗早一步回答。

「...咁我唔多想裝喎。」我說。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