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呀---!!!」我與Chris同時大叫。我的右手...我們的右手,受損了。與其說是受損,不如說是正在分解!!我們只是僅僅碰到彼此!!

「啊..」Chris十分冷靜,用力壓住手臂。

他看著正走過來幫我看著傷勢的小琪,十分疑惑:「...詩音?」

小琪:「..你講咩?」

「係咪呀,我就話好似架啦...」旁邊的Angel說。這句說話,是否代表著她知道著什麼..?





「你,生日係幾時?幾月幾號?」Chris壓止著手部的痛楚。

「做咩咁問..」我也感到十分痛,因為手部的分解仍然在持續。「1990年..7月27!」

「果然,同我一樣...呀..」Chris的手掌已經完全分解。「呢種事情我都係第一次遇到..」

「Piers,你聽我講。」Angel也緊張得滿頭大汗。「Chris,係另一個世界既你,你地係同一個人。」

「下?拍緊戲呀?定係我發緊夢?」我問。





「我唔知點解你會黎到呢個世界..我第一眼見你就已經覺得你好眼熟。」Angel繼續說。「總言之,你聽我講。你地兩個既身體都好唔穩定,因為同一粒一模一樣既粒子,只能存在一個..」

「咁我點做先好?」我打斷Angel的火星文。

「好簡單,一個世界只能存在一個我。」Chris從他的外套裡想拿點什麼出來。

是手槍!!

「啊~~~~~~~~~~」女僕cafe充滿尖叫。





「我同你無怨無仇,要怪就怪時空連續體比果個人打亂哂啦。」Chris說完,我就聽到一下巨響。

「呀哥~~~~~~~~~!!!!!!」小琪做咩會流哂眼淚?佢開左槍咩?玩具槍黎咋下話?日本點會比人帶槍出街?黑手黨?香港人做日本黑手黨?

咦?

眼前一黑。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