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亞嵐一事過去數天,眾人均慢慢恢復過來,初時所帶來的衝擊被時間漸漸淡化,想起他時雖還是感到難過,卻已好受得多。

這天他們一行七人又來到麥當勞。

在眾人的食物都來到後樂永夜藉一點小事來借題發揮,翻卓雅琪的舊帳。

後者心中有愧,唯有硬嚥下這口鳥氣。豈知樂永夜得勢不饒人,不但沒借機停口,還越說越過分。

施逸希見狀說了一句「得到頭彩便該停手了,不然待會兒可能會把老本都賠出去」。



陵子雪愕然往他瞧來,迎上他環視眾人時向自己投來的目光,嬌軀一震,心中湧起不妥當的感覺。

因她從施逸希看自己的異樣神色處感到他剛才的話並非對樂永夜或紫靈而發,那話的對象該是自己。

呼吸頓時急促起來,花容慘白,幸好眾人的注意力均集中在施逸希與紫靈那帶著火藥味的對話上。

陵子雪直勾勾看著餐盤上的食物。

敗露了嗎?



若由他把此事散播開去,會惹來什麽結果?

偷眼往施逸希瞥上一眼,見他再沒注意自己,提起了的心不由放下半分。

這頓飯就在這樣的氣氛下渡過,途中陵子雪沒在任何話題上搭上半句,只是靜默的坐在一旁。

飯後陵子雪獨自在街上走著,這時的她已回復了一貫的冷靜。

驀地心中一動,探手從裙袋中取出手機,撥給紫靈。



片晌後,紫靈的聲音從話筒的另一端傳來道:「子雪,甚麼事?」

陵子雪問道:「施逸希在與你約會後有再找過你嗎?」

紫靈微一沈吟,道:「有,他好像有什麽想問,但沒待他問出來便被我打斷了,我問他他與周郁琳的關係,他只懂否認。哼!當我是好欺負的嗎?」

陵子雪暗呼不妙,看來施逸希真的在懷疑之前的事件並不是巧合,而是有人故意造成的。

想到這裡,哪還有閒情聽紫靈說下去,遂順著紫靈的語氣罵了施逸希數句便掛了線。

放下手機仰首看天,沈吟片晌,低頭又按進另一組號碼。

***

聽過陵子雪的問題,卓雅琪連應數聲「有」後道:「他問的好像都是關於我們那天去酒吧的事情。」



陵子雪頓感頭皮發麻,勉力壓下差點要歎出的一口氣,強作鎮定的對著話筒道:「例如呢?」心中強烈的希望著施逸希並不是真的存有疑心,不然要查到自己跟那些事件有關只是時間的問題。

卻是事與願違,只聽卓雅琪道:「我也不太記得了,他好像問過有誰知道我們去酒吧。」

稍頓續道:「對了,他還喚來永夜,好像也問了些什麽,但是內容我就不清楚了。」

陵子雪的心聽得直沈下去,看來施逸希已確信酒吧一事並不是巧合,亦該已猜到罪魁禍首在他們其中。

想到施逸希在麥當勞所說的話和當時他看自己的眼神,不由心中一寒。

卓雅琪奇道:「你們怎麼整天問著這些奇怪的問題?」

陵子雪魂魄不齊的道:「只是巧合吧。」說罷沒待卓雅琪繼續問下去,隨便作了個藉口便掛線了。



陵子雪精神恍惚的在大街上走著,芳心被強烈的恐懼填滿。

腦海充盈著被識破後的種種可怕後果,她彷彿能看到自己被吐棄,眾好友離她而去的情景。

不禁打了個寒顫。

心中湧起對施逸希的仇恨,心忖若非是他,自己怎會陷進現在的境地呢?

如果他不在的話那該有多好?可惜自己卻是苦無對策,想到這裡不由歎了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