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逸希微感愕然,隱隱覺得紫靈是口不對心,遂試探道:「真的沒事?」

紫靈清嘆了一口氣,道:「家裡只有我自己,容姨又在放假,我覺得很孤獨。」

施逸希心中憐意大生,遂走上前,從後把紫靈摟住。

紫靈心中一軟,輕聲道:「你就在這裡陪我,可以嗎?」

施逸希閉上雙眼,感覺著懷內美女的體溫,道:「沒問題,反正在家也只有我一個人。」



紫靈掩飾不了心中的喜悅,笑道:「太好了。」

施逸希微微一笑,雙手摟得紫靈更緊了。

翌日早上。

「臭屁靈快聽電話!臭屁靈快聽電話!」

施逸希被這聲音從睡夢中驚醒,矇矓中摸著牆壁沿著樓梯而上,從地下的客廳走到紫靈在二樓的房間。



「臭屁靈快聽電話!臭屁靈快聽電話!」

這聲音還是在一直重複著,施逸希猜到這定是紫靈的電話鈴聲,而那天殺的某個傢伙竟堅持不懈的沒掛掉電話,以致自己被吵醒。

「咯咯。」

輕敲兩下門,果然只有鈴聲在回應著。遂輕輕推開房門,走了進去。

首先入目的是在閃爍著的手機,施逸希看看在床上睡死過去的紫靈,微微一笑,探手取過紫靈的手機,按下「接聽」鍵,把話筒放在口邊,冷冷道:「誰?」



話筒的另一端傳來陵子雪驚訝的聲音道:「哇,你是誰?」施逸希遂報上自己的名字。

陵子雪沈默半晌,再奇道:「小靈呢?」

施逸希苦笑道:「她還在跟周公約會。」

陵子雪輕責道:「你們就要遲到了,快叫她起來吧。」施逸希這才想起今天是上課日,仰首看著高掛在牆上的時鐘,口中應道:「好的。」

陵子雪道:「我們先回學校了,待會見。」說罷便把電話掛了。

放下手中的手機,目光往熟睡中的紫靈處投去,只見此刻她的樣子非常乖巧,就像個不懂人事的小孩,心中一熱,伸出食指在紫靈那吹彈可破的白滑臉蛋上點了兩記,邊說道:「快給我起來。」

紫靈皺起眉頭,雙眸還是閉著,從被窩裡伸出手來像趕蒼蠅般虛晃兩下,以呻吟般的聲線抗議道:「別弄。」

施逸希心中湧起作弄她的念頭,微微一笑,右手抓住棉被的角落,一把把紫靈身上的掩蓋扯開。



一看之下暗叫乖乖不得了,紫靈身上只得一件單薄的睡衣,玲瓏的曲線顯露無遺,看得施逸希勃然心動,勉強嚥了嚥口水。

紫靈待了片晌才感覺到身邊的空氣氣溫一陣急降,連忙捲曲了嬌軀,但還是適應不了這麼大的溫差,「嚏!」的一聲打了個噴嚏,然後聲音抖著道:「好冷!」

***

甫踏進課室門,紫靈和施逸希便感到班內奇異的氣氛。

在他們進來的前一刻,班上的女生還是毫無異樣。可是在這一刻,所有女生忽然靜了下來,一道道如有實質的目光帶著敵意的往紫靈刺來,連受慣注目禮的她亦大感吃不消,遂探手抓住施逸希的手臂,低聲道:「什麽一回事?很恐怖。」

施逸希緊盯著剛站起來,往他們處走來的女學生頭目杜迎雪,點頭道:「嗯。」

杜迎雪走到他們前方約兩米許處停了下來,戟指著紫靈嬌喝道:「紫靈你這騷貨給我滾開,不要黏著我們的希希!」



紫靈裝了個嘔吐的姿勢,寸步不讓的道:「你才是騷貨吧,什麽你的希希?不好意思,你有嘔吐袋嗎?」

杜迎雪指著自己的腦袋冷笑道:「你這裡沒問題吧?我是他的女朋友,怎樣叫他要你管嗎?」說罷走了過去挽著施逸希的手臂。

看到施逸希沒有反抗的意思,紫靈心中一陣不舒服,遂皺起眉往施逸希瞧去,等待他的答覆。

施逸希看了紫靈一眼,冷冷道:「我一向沒有女朋友。」

杜迎雪嬌嗔道:「討厭,逸希你真壞。」

施逸希心中大怒,猛地抽回手臂,大喝道:「閉嘴,給我滾開!」

杜迎雪立時被嚇得噤若寒蟬,低著頭慢慢的縮回左手,欲言又止,終還是沒再說一句話的沿著來路走回去。

紫靈訝道:「你怎麼突然這麼凶神惡煞的,嚇到我了。」



施逸希餘怒未消,瞪著紫靈不滿道:「這要你管嗎?」

紫靈一愕,她哪想到施逸希會拿她出氣,頓時氣上心頭,怒道:「幹嘛對我也這麼凶!我只是關心你吧!」說罷氣沖沖的跑回自己的座位。

看到這一切的陵子雪走了過去輕掃她的後背,輕聲在她耳邊安慰著她。

施逸希怔在當場,不明白自己剛才怎麼會對紫靈發這麼大的脾氣,一顆心立時被強烈的後悔感絞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