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清早紫靈便興高采烈的在房內來回奔走找衣服,打扮好後碰到剛起來,仍是睡眼惺忪的陵子雪,只輕輕交代了一聲便出門去了。

昨天下午她剛回到房間想睡的時候接到施逸希的來電,兩人約定今天到旺角逛街吃飯。紫靈竟興奮得睡不著,一直期待著將到的約會,這讓她更清楚自己對施逸希的感覺。

紫靈在地鐵站的一個角落找到施逸希,遂加速走去,邊揮手邊喜道:「等了很久嗎?」

施逸希低頭看看手錶,苦笑道:「半個小時,你說呢?」

紫靈臉無愧色的哈哈笑道:「我要選衣服嘛,差不多了。」



施逸希沒好氣道:「知道自己需要長時間便該早點開始準備吧。」頓了頓,笑道:「算了,早知你是死性不改的了,走吧。」

紫靈踏著輕快的腳步隨著施逸希步上地鐵站出口的樓梯,隨口打趣道:「你昨天有被他們閃到嗎?」

施逸希別頭瞥了紫靈一眼,心中一暖,應道:「怎能避免呢?但是看到雅琪又這麼有精神,真是讓人高興。」

樓梯已盡,紫靈加快腳步,一馬當先的步出地鐵站,欣然道:「說得真好!」

眼前豁然開朗,紫靈饒有興趣的指著隔著一條馬路的成衣店,小女孩般雀躍道:「我要去那裡!」



施逸希此時亦走出地鐵站,環目一掃,再把目光投向身前的馬路,笑道:「要過去就要快點了,交通燈上的綠燈正亮著呢。」

紫靈「嗯」了一聲,表示聽到,剛想過去,卻發現施逸希口中的綠燈開始閃爍,顯示讓行人過馬路的時間餘下不多。

紫靈倒也遵守交通規則,雖千萬個不情願,卻停了步,沒勉強趕過去。

驀地身旁人影一閃,紫靈已被拉得往前衝,竟在綠燈轉紅前已到了對面的行人道。

停下來才發現施逸希正拉著自己的右手,紫靈愕然望向施逸希,只感到他並沒有要放手的意思。



感受著施逸希的左手傳來的溫度,雙頰一紅,輕聲喚道:「喂。」

施逸希裝作若無其事,左手緊握了一下,神色不變的道:「怎麼了?」

紫靈心裡甜得像要滴出汁來,低頭不讓施逸希看到她驚喜的神情,刻下喜滋滋的低聲道:「沒事。」

***

兩人就這樣牽著手,甜絲絲的在大街上走著,似乎兩人都默認了彼此的關係,一切盡在不言中。

此時他們已逛了數個小型商場,均開始感到疲累,遂到附近的麥當勞去稍歇片晌。

施逸希剛點過餐,狼狽的捧著兩個餐盤回到紫靈對面坐下。一個熟悉的身影推開大門進來快餐店,把施逸希和紫靈的注意吸引了過去。

距離雖遠,兩人仍一眼認出來者是周郁琳,紫靈看得眉頭一皺,只見周郁琳來回掃視,看到兩人時雙目亮了起來,盈盈舉步往他們一桌走來。



雖說兩人對周郁琳沒多大好感,卻感到很難討厭她。周郁琳在外貌上當然比不上紫靈,整天帶著一絲清爽的笑意,加上其隨和的性格,雖只是表面,但確實有著有著異於紫靈的魅力。

周郁琳嬌滴滴的坐到施逸希旁,喜道:「真巧,竟然在這裡碰到你!」頓了頓,瞧了紫靈一眼,帶點醋意的對施逸希道:「你怎麼會跟她在一起的?」

見她坐得這麼近,施逸希頓感渾身不自在,微微坐開,沒有答話。

酒吧一事施逸希雖不在場,他卻從王亞嵐和樂永夜處得知因杜迎雪和周郁琳有意無意之間黏著他們,導致被兩女誤會,樂永夜是成功挽回,王亞嵐方面卻並不樂觀。

得知此事時施逸希已隱約感到杜迎雪和周郁琳並不是因愛慕而纏著他們,反而很可能是不懷好意,照結果來看,兩女的目的很可能是要破壞他們的關係。

但是這些想法只止於推測,確實沒有什麽實際的證據,所以施逸希並沒對任何人提過。

周郁琳看得扁起嘴來,嬌嗔道:「幹嘛今天這麼見外?平常你都不是這樣子的。」



施逸希一愕,往紫靈望去,見她秀臉神色木然,心中大叫糟糕,自己的下場會跟王亞嵐一樣嗎?

刻下眉頭大皺,不悅道:「什麽平常?我一向跟你們沒兩句。」怕周郁琳繼續亂說,忙長身而起,再說了一句「告辭」,拉著紫靈便走。

周郁琳沒追去,仍留在剛才的座位,以指尖拿起一條薯條,放進小嘴滋味的品嘗,片晌後露出一絲與她清爽的面容不相稱的冷笑。

施逸希剛踏出麥當勞大門,便別過身來,抓住紫靈雙肩,深深看進她的眸子裡,道:「紫靈,我不知道她有何居心,但是她剛才完全是胡說八道。」

紫靈提手撫上他英俊的臉龐,柔聲道:「我沒說我不信你,不用怕成這個樣子,傻瓜。」說罷甜甜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