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針不是刺他,他感受不到。



記得在電視上看過一個抗議活動。
追糧。
公司拖、走掉工人薪糧,只好去追。
私下平心氣和,追不到;唯有當在大眾面,露臉,希望有幫助。
最後似乎還是未成功。
有大叔激動,他急切表達:
「我家人沒有飯吃!我沒有飯吃!」
但聽見不知來自哪位的回應:
「唔使咁勞氣,追糧啫吓嘛。」
下嘛。


在本地用詞入面,這兩字不見得是好語調。
帶輕視、藐諷。
不肯定那人有心無意。
他也沒有錯。只是針不是刺他,他感受不到。
薪糧而已。
不過對說的人或許是如此簡潔一件事,對大叔倒不然。
那不只一份可有可無,少了仍可慢慢再找的。
那是供他,和他家人生活的糊口。
少了一個月,這一家人,可能就沒一個月的飯可吃。
換作了你,想你也不能不激動,不震怒。


他急氣、傷切,他沒動手,他罵出來。
他不過想將絕望發洩,洩過,或許能重新感到希望未定。
那個人卻認為連這也是無必要的。
很容易就可得出,說的人,未經歷過這種困境,才敢下那大膽論語。
也沒錯,他沒過份。
不知者,不罪。
他是幸運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