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那是個無憂無慮的年紀。 那時我讀小學下午校,十一點多睡,十點左右自然醒,十分寫意。 醒了後還要在床上攤個五分鐘,然後才不甘願地起床。 從來不怕睡眠不足,只擔心睡得過多把腦子睡壞。 梳洗完畢,我會坐在電視前看著「430穿梭機」等飲茶。 飲茶是小時候的我抗拒卻逃避不了的事。 我、弟、奶奶、外婆,四人在茶樓圍坐一桌。 普洱滾水是必然配搭;蝦餃、燒賣、叉燒包亦是常見組合。 在一片人聲沸騰中,外婆和奶奶閒話家常,或是討論電視劇情。



那是個無憂無慮的年紀。

那時我讀小學下午校,十一點多睡,十點左右自然醒,十分寫意。
醒了後還要在床上攤個五分鐘,然後才不甘願地起床。
從來不怕睡眠不足,只擔心睡得過多把腦子睡壞。
梳洗完畢,我會坐在電視前看著「430穿梭機」等飲茶。

飲茶是小時候的我抗拒卻逃避不了的事。
我、弟、奶奶、外婆,四人在茶樓圍坐一桌。
普洱滾水是必然配搭;蝦餃、燒賣、叉燒包亦是常見組合。


在一片人聲沸騰中,外婆和奶奶閒話家常,或是討論電視劇情。

年紀小,胃口自然也不大,吃過兩、三碟點心後,筷子便不再動了。
這時,通常距離結賬離開卻還有一大段時間。
百無了賴的我免得發瘋,總會找些事幹來消磨光陰。
最常做的,當然是去書報攤買本心愛的讀物。
「七龍珠」、「叮噹」、「老夫子」、「兒童週刊」…每一格漫畫都幫我謀殺時間。

除了看漫畫,便是去玩「跳階梯」。



那時常去的茶樓,正門口有一條長長的階梯,約有十數級。
「跳階梯」,顧名思義是從階梯上跳下來。
剛開始時跳六級,輕鬆過關。
然後拾級而上,過了第八級後,在準備佂服第九級時碰到瓶頸。

從第九級望向地面,的確…的確有點可怕。
也不曉得在第九級階梯徘徊了多少次,終於在某一次,忽然有了覺悟。
抱著「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決心,屈膝、吸氣、閉眼、雙腳用力、跳!!!
雙腳傳來一陣麻痺,冷汗出了一身,慶幸的是安全著陸。
站直身子,臉上掛上一副不可一世。



有一段時間,望著那條階梯,我都會忍不住露出驕傲的笑容。

飲茶的眾多點心菜色中,我最喜歡的就是飯。
並不是茶樓的飯特別美味可口,而是它能讓我感動。
有看過「食神」嗎?就是那碗「叉燒飯的感動」。
飯的出現代表就快能結賬走人,可以不感動嗎?

那個無憂無慮的年紀,距今已遠。
但,那段記憶雖然褪色,始終未曾模糊過。
人大了,時間少了,反而想再拾飲茶的樂趣。
真想找一日,就我、弟、奶奶、外婆,四人在茶樓再圍坐一桌。

yht
2006年11月1日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