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一些很短的散文 興致所作 文筆唔好請見諒



那一天,其實一切都十分正常。
嫣紅而怒放的花兒散發出獨有的生氣,常被他人所忽略的鳥鳴聲依舊清脆。

「怎麼還在這裡等?我都說了會遲一小時,先入咖啡室坐著不好嗎?」他一如既往的笑容使我覺得我並沒有白等。
「這麼熱的天氣,我去雪糕車買杯雪糕。你在這裡等等我。」他說完快步離開,事實上我還沒來得及開口說我剛吃了一杯。
心裡甜甜的,突然覺得這烈日當空的天氣也沒有剛才那麼熱。
公園的椅子被曬得溫熱,坐著雖然有些不舒服,但我還是忍下了。
扭頭看著他排隊買雪糕,剛好輪到他,在雪糕車前等著那兩杯冰涼又可口的牛奶雪糕。
咦,誰在whatsapp我,手裡的電話震了一下。
剛把視線收回,就被一聲巨響嚇得轉過頭來。




那是甚麼一回事...
血紅的顏色刺眼得很。
躺著的人很多。
附近的尖叫聲亦很刺耳。
害怕是必然的,但是腳卻不由自主行前兩步。
身邊好像有人在說甚麼,是報警嗎?
不遠的前方,穿著藍色上衣的是他嗎?
我努力地凝視著他的臉,


是他嗎?是他嗎?
我竭力的想聽清楚別人的說話。

但是,不行啊。
那張臉愈看愈模糊,
聲音也像是從遠方傳來。

我唯一看得到,那些花兒仍然燦爛地隨風搖擺。
我唯一聽得到,那些鳥兒還是在旁若無人般放開歌喉。



雙手忍不住掩著臉,感覺有些茫然,
而一直握在手中的電話也貼在臉上。
那一句訊息亦隨之映入眼簾,

「讓你等了一小時實在抱歉,但我仍在加班,今天應該是不能赴約了。我們約過另一天吧,下次請你吃杯雪糕賠罪。」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