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小弟第一篇發表既短文



今天是我人生的最後一天,當然我完全不知道.....
每日返工放工,對於無拖拍既我習以為常,唔係今日有野買我一定返屋企上網打機。當在小食鋪想買點野食時,背後傳來一把女聲:「唔...食牛丸好定貢丸好呢?」
我偷瞄一下聲音既主人,一頭烏黑長髮,上身蔚藍tee,下身條白色紗布短裙,瘦削,標準的身高,是我喜歡的類型。
「呢間既牛丸我覺得一般,貢丸你接受到冬菇既味都唔錯既!」我搭訕道。
「哦...唔該...」報以一微笑。我監介地點頭,之後買我既山竹牛肉。
找到位坐後不久,對面卻傳來熟悉的女聲,「唔~~.果然無介紹錯,哈哈,唔該...」我抬頭一望,果然...
看她食緊貢丸加腸粉,仔細地看,她屬於可愛型,上圍不算特出但在貼身tee下也玲瓏浮特...她突然抬頭望我,我只好盡快食完離開以免她誤會我是色狼。
離開食店後,我前往影碟鋪,亦是我最初既目的--找尋一套舊戲--美麗有罪American Beauty。經過一輪搜索,當我正伸手攞隻DVD時,同時另一隻手亦攞相同一隻--係一隻女性既手...
「咪咁啱呀!」這是心想講卻被她先說出口,「你都鍾意依套戲架?」又一次...
「係呀...你有睇過?」<美麗有罪>是1999年上既,以我估計眼前這女孩大概25/26左右


「以前電視翻做過有啲印象,係星期日電台節目講依套戲先心血來潮睇下有無DVD。」其實我同佢既原因完全一樣,我打算讓給她,但她說不用,「不如我找間cafe坐下傾下大家鍾意睇咩戲丫,呀...我叫貝兒啊!」
我一口答應,老實講,我發夢都諗過有靚女主動約我,這刻感覺天旋地轉,魂不附體.....
當我回神過來,已身處海旁長櫈上,而貝兒正倚靠著我睡著。地上放數瓶啤酒及酒精飲品,好明顯她有心事。從這角度,隱約看藍色背心...甚至胸圍裡面...我不自覺將左手伸去佢條腰時,佢突然醒來,手亦撤回。
「啊...我合著左?」佢隨手攞地上一酒瓶準備喝下,「噢...飲晒嗱?我地再買過...」
「你飲左好多,夠啦...」
「你唔陪我,我自己買...」
「好喇...喂...你小心呀...」佢企唔穩差點仆倒,好彩我及拉住佢
「好在有你咋,我真係我既救星...哈哈哈....」又係佢既招牌傻笑。
「我陪你玩我細個最鐘意玩既野。」
原來佢帶我到天橋樓梯到猜樓梯。我地翻覆玩左五六轉上上落落,「喂,玩夠喇!你睇,我都嬴你六級樓梯喇...」


「哼!你睇小我?」突然佢直接由六級樓梯跳落泥,落地後扮做體操咁舉高手,「登登...哈哈哈...哈哈哈...」招牌傻笑。突然,轉身攬住我,四目交投,不禁接吻。
突然全身有如觸電一樣,感覺靈魂被抽出又拉回身體...
「你選完老婆未呀?」回神過後,背後傳來貝兒聲音。
「吓?」
「吓咩呀?!又話口渴而家又選咁耐?」佢顯得不耐煩,於是我求其攞支橙汁去俾錢算。
「其實去我屋企睇DVD啫,唔使咁趕呀?」
「你理得我丫!」接著將右手攬住我條腰到,無意中掃了我屁股一下。看她一身蔚藍色露肩連身裙,成熟中帶點性感,可惜的是那對深綠既New Balance(我送既),每次同佢拍拖都著依對,「好著囉,你理得我丫!」簡單而例牌既答案。
「咁睇完戲有咩野搞呀?」
「你想搞咩丫?」
「我咩都想搞...最想...你...」我怕醜地答,然而她又掃我屁股一下...


觸電既感覺又襲來,靈魂再一次抽出又拉回身體...
我張開眼,看著不是我睡房既天花,我正一絲不掛躺著床上,而右手邊躺著同樣一絲不掛既貝兒...
「唔?訓唔著?」貝兒霧糊問道,接著把身軀壓在我身上伏著。
「未野,我諗緊我行咩運識到咁靚既女朋友。」我把雙手撫摸她臉說。
「口甜舌滑,你係身體有部份唔想訓咋!」
這一刻沒有觸電既感覺,很寧靜,很安詳...直至聽到「啫...」長響聲...
看著合上雙眼躺在床上既自己,很安詳,沒有一絲痛苦...
然而最今我注視的是在床那個護士,她的名牌上寫著:
「麥貝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