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筆名昊天不屌
作者簡介
個人網站
Facebook 粉絲頁
作品數量2
最新作品 《過客貳》
RSS 訂閱作品

作品

《過客貳》

重回地面,生著野草,也只生著野草的地上。我將死火丟向野草。他們開始燃燒,我欣慰。我知道他們將要死亡、將要腐朽,我對這臨於死亡的腐朽有大歡喜!我藉此知道喬木將生,撐起這食人肉、飲人血的時代! 同樣的,我如野草,被死火燃燒殆盡。可我是將高歌的,因我藉此而知我曾活著。我將腐敗,那是要給予喬木長成參天大樹之養分,不會感到因腐朽而空虛。

《過客壹》

《過客》 承魯迅先生之志,將我等犬儒奉獻於世! 左邊仍有一路牌,什麼都沒有寫。只是一塊木板屹立在被野草吸盡養分的泥土上。聲音在叫我往那裡踽踽而行,一路走來,腳下都磨出了滲人的血,血在腐朽後被泥土中的野草,根本不深,花葉不美的野草,汲取的乾乾淨淨一點不剩。泥土中剩下的只是野草,把喬木所需之養分、晨露全給掠奪去。可脆弱的野草啊,還不是要受人踐踏,倒不如一把火燒盡了罷! 前有一翁,佇立許久。朝他走去,問可否討杯水喝,一路走來,周圍只是荒蕪和那討人厭的野草,庸俗至極的野草!他回:「當然可以。」便拿出一鐵罐,一小碗。斟給我,水是腥紅的,不知那仍是水否。 他突然對我說:「那聲音也曾叫過我,不理便罷。」 我:「這怎可以,不行!我還是要走的!」回遞小碗。 我問道:「可否一問,前方有些什麼?」 他回道:「旁邊那三條路都走過,地獄罷了。這條路向前,是棺材!裡面蓋著什麼我卻不知道了。你還是歇息下罷,不要前去了。」 我回:「萬萬不可的,我還是要走。」說罷便站起向前走去。 老翁歎氣一聲:「小心罷!前路未卜,不知有些什麼鬼怪。」後便化作鬼火消散,燃盡於空中。 心中所想:「我還是走的好,息不下。」便踉踉蹌蹌而瞞珊的向前走。腳下要被磨盡了皮,磨出了血,給予野草生命,這是我所不願的。可倒不如接著走,待磨到了白骨也就不會滲血。 走著,看見了老人所述的一口口棺材,血紅色的。大抵是朝前走去的人,在死後的世界消亡後的尸骸抑或靈魂。 我失控了,向前奔跑而去,周圍景象在轉換,似乎是即將噴發的焰山。我忽然墜落於冰谷狹縫中,上是焰山,下乃冰地。四周無不冰冷,青白。腳下突然出現了冰藍之火——死火。帶焰炎之形,通體冰結,似珊瑚枝,尖端帶著凝固的一股黑煙,映於冰,形如火。嘗試拿起,卻被灼燒了手。前方突現一路,往上走去。我感覺到,這是能將野草一把燒盡的火,我將欣然,我將狂笑,我將高歌!此乃死火,可將一切生命點燃,直至死亡。強忍劇痛拿起死亡之火,我是一定要將野草給燒盡的!我在吶喊、在奔跑、在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