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筆名猶真里斯
作者簡介香港某名牌大學,中文碩士畢業,畢業之後,做了不同類型的工作,有教畫補習、圖書館員、倉庫搬運、遊戲策劃、保險仲介、市場行銷、零售銷售、私募基金、日本料理(廚房佬)、體館職員、社區幹事,也試過創業,說不上成功,也不算是失敗。 在人生的苦海中,不斷浮沉,一直不務正業,高分低能,嚮往著做深山隱士,更嚮往著莫言所嚮往的事:「如果我以後可以寫出一本小說來,是不是就可以一天三頓吃餃子?」。 現在仍愛發這個白日夢,比起提不起勁的事,更熱衷做自己喜愛的事。並 將自己生活中的點點滴滴,跟大家分享。正如馬塞爾杜象所說:「我最好的作品就是我的生活!」 猶真里斯喜愛天馬行空,熱愛創作,目標成為一位全職作家,如果想繼續看猶真里斯的作品,每月只需付出最低5美元,就可以支持我的創作事業。 支持連結:https://liker.land/eugenelisc/civic Matters:https://matters.news/@eugenelisc 方格子:https://vocus.cc/user/@eugenelisc
個人網站 連結
Facebook 粉絲頁 連結
作品數量3
最新作品 戰場上的天籟聲
RSS 訂閱作品

作品

戰場上的天籟聲

在不久的將來,地球經歷第四次世界大戰後,各國痛定思痛,經協商後成立第四個跨國國際聯盟|地球聯合議會。數十年後,在列強倡議下成立統一聯合政府,地球聯合議會開始過渡為地球聯合政府,然而,各國因種族、文化和歷史等問題上仍存在嚴重分歧,導致聯合政府內部分裂成東地球陣營和西地球陣營。 後來,東西雙方透合縱連橫手段,建立左右世界的兩大強權(東)地球賢道國協和(西)地球七大合眾聯邦,當時的人簡稱東政和西聯。兩國爭鋒相對的結果,就是野心家利用民粹主義,故意製造一場意外激起民憤後,牽涉世界的大戰隨即展開,從之前的世界大戰結束算起,直到新的大戰爆發,中間只有不到百年的和平,而且這百年是充滿風聲鶴淚,刀光劍影的「偽」和平時代。 新的世界大戰,被稱為「齊物戰爭」,「齊物」一詞來自莊子《齊物論》一篇,意思以自己的無所不為之思想,平息諸子百家的爭坳。當時東政政府首腦,下令兵器研發部門,開發一支威力足以毀滅地球上任何一個洲的「滅世巨炮」,他偷換概念,將這支可怕的怪物命名為「齊物」炮,其思維就是用武力解決對立,用武力達至統一。所以,後人以反諷的方式將這場戰爭命名為「齊物戰爭」。 「齊物戰爭」持續了將近二十年,當時的人們對於和平是否在不久的未來再次降臨抱著懷疑,感到絕望,然而,對於老一輩人來說,世界並非完全充斥著絕望,因為,他們知道和平總有一天會降臨大地,只要努力地活著,就可以看到和平;只要活著,就可以和心愛的人過著幸福美好的和平日子。 這個故事,是通過幾位在前線戰鬥的小人物,去細看在槍林彈雨下,人們是如何努力求存。當中有友情、手足情、還有愛情,令我們明白戰爭雖然沒有人性,但人性的深處,仍舊保存著感性和理性……

南山之戀

究竟是甚麼時候開始,我愛上了她? 幼兒園的時候? 小學的時候? 還是在中學的時候? 不清楚,我真的已經不太清楚。 我實在不知道自己是在甚麼時候愛上了她,只知道當自己開始擁有記憶的時候,便認識了她。 我們似乎已經認識了許久,似乎早在孩提的時候,便一起生活,一起玩樂,一起吃飯和一起睡覺。 我們的感情早已勝過任何一齣肥皂電視劇、文藝小說中的男女主角。 可惜,我們感情再好,最多只限於關懷之情,若果說到「愛」等曖昧之情,似乎只有我自己對她抱著單思之情而已。 她對待我還要比她的情人還要好,然而,卻沒有任何「愛」的感覺。愛?我們不可能會相愛的,因為,這一切都是來自於那個名叫「命運」的邪惡東西。 愛……哈哈……她可以對我說「喜歡我」,卻不可以說「愛我」。 自我上小學以後,我便知道我們為何不能相愛,上了中學以後,便知道我們根本不可能相愛。 即使地球在這一刻要滅亡了,我們也不可以相愛著對方……

他的名字叫風

經過十多年的歲月,我又回到了我父母的老家,父母的老家是一個以捕漁為生的老舊小城鎮,小城鎮依山傍水,環境清幽寧靜,使人感到心身都非常舒暢,小城鎮見證著父母出生,亦見證著父母成長,這裏是父母相識的地方,他們在這裏渡過了一個既溫馨又浪漫的青蔥歲月,同時,在親朋好友長輩的祝福下,在小城鎮的見證下,最終結成連理枝…… 這次回到老家,是為了跟小城鎮和親友們一同見證大表哥和表嫂永結秦晉之好,此外,我還有一個目的,我想找尋兒時的玩伴,他的名字叫「風」。雖然我們從相識到分隔不到一個月,然而我們的交情非淺,可稱得上是莫逆之交…… 希望可以找到他,再續我們未完的友誼。不知道他現在過得怎麼樣?不知道他還在這裏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