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筆名hijin
作者簡介業餘翻譯
個人網站
Facebook 粉絲頁
作品數量2
最新作品 【譯序?】
RSS 訂閱作品

作品

【譯序?】

自閉症早在二戰時已有研究,但要到學界及社會廣泛認知,卻要等到2000年代。2000年之前,有關自閉症的資訊極為罕見,此事可藉圖書館文獻搜尋的件數而得知。 然後2000年以前的自閉症兒童卻命運大有不同,得不到合適的教育,亦不了解自身的特性,好容易行歪路,而事實上相比起自閉症特質本身,隨之而來的一些心理病如焦慮、抑鬱、創傷後遺症等的影響更深。 今日我們眼見的自閉症報導只是冰山一角,說的是當中篇幅、剪輯,令專業人士對「自閉」的說明落得只一句起兩句止,多數停留於「唔識睇人面色」及「重覆性行為」等過於簡略的描述,這責任在於新聞傳媒的文字責任,但顯然除了一小撮十零廿個之外,所有的新聞傳媒工作人都沒有文字責任。 報導雖多,但內容卻不盡詳細,反面造就更多對自閉症患者的偏見。 故此,我們應當聆聽更多由自閉症患病本人所說的話,由他們親自剖白,而不是由第三者代言,繼而刪剪、深化偏見。 每個人的人生經歷不同,自閉症患者亦然。他們眼中的世界各有不同,富多樣性,同時他們身處的環境、學校、家庭又各有不同,要了解他們,不能夠只將他們的生命故事停留在診斷室及臨床精神/心理醫學的報告,社會大眾之所以不認識自閉症,當然是因為有關自閉症的資訊時至今日──2000踏入將近20年──依然*完全*封閉的結果。 種花得花種果得果,社會上有各種形式的大亨小傳,有醫生的自述,亦有殺人犯的反思,何不能有自閉症患者的自傳? 是故,我認為必須要有真正的自閉症患者自傳,因此我着手翻譯一些現有的,縱然不多,卻是極為珍貴的,有些甚至被視為臨床心理學的自閉症文獻。 然而一本兩本是不足夠的。因為就如先前所講,自閉症也是一個人,生命旅程各有不同,我們不可以只一面倒地偏看樂觀正面的故事,而新聞傳媒偏偏只會刊登勵志故事,多數自閉症患者都生活不如意,但顯現社會對此缺乏認知。 我冀望會有更多當事人出來說自己的故事,就當是一本普通的小說也好,抑或是將生涯分享予同路人,同時令社會大眾更深認識何謂自閉症。 書於2019年2月3日

自閉症患者的回憶錄 ── 森口奈緒美 平行線 青少年篇 ──

出版當時壓驚學界,亦引起一時的社會熱話。 為自閉症患者的個人史的研究當中極為罕見及重要的資料。 作者的崎嶇的一生,除了自閉症本身帶來的影響之外,更多是因為環境而導致的二次影響。 - 高中的群體生活中無以名狀的欺凌行為、 - 某些宗教信徒自以為事的行為、 - 幫倒忙的所謂心理輔導、 - 大學入學制度的無理、 - 操控資訊來損害病人利益的惡德醫生、 - 以及人類社會上各式各樣的不包容規條, 這些都為作者的人生帶來了毀滅性的影響。 ||||||| 譯者沒有因此而得到任何營利。 只供學習及研究之用,其他用途一律禁止,嚴禁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