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筆名清君
作者簡介寫作,只是隨心之所感。筆者崇尚莊周,尋求逍遙真要。 真正興趣是hea、睇動漫,作頹廢之表表者。 物無非彼,物無非是,一種事物往往有多角度的觀察點,但稍一不慎失言,隨即惹來批鬥;「我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我誓要捍衛你說話的權利。」 希望讀者謹記並實踐之。
個人網站 連結
Facebook 粉絲頁 連結
作品數量9
最新作品 《若蘭詩詞》
RSS 訂閱作品

作品

《若蘭詩詞》

在香港,古文學已失落的年代,以戈載《詞林正韻》所錄之韻,寫古、近體詩;同時入以宋詞。希望有人讀之,賞之。

《逃離精神病院》

《逃離》系列的前奏,偽驚慄、偽懸疑。一個人在醫院之中不停遭遇危險,設方想法想要逃出去。最後,這個人能否逃出去?又能否尋回自己的身份、記憶? 一切逃出都以此為起點。逃,是不足夠的。往後的路,要怎麼走,才是最重要的。 《逃離》系列第一作!《逃離精神病院》,讓你摸不著頭腦,與主角一起感受切身的驚慄......

《是咁的,我識左個絲打,佢叫我殺左佢》

我叫若藍。巧合之下認識了一個絲打──蓉兒。 原本相處得好端端的,有日,她竟然叫我殺了她。 我如何下得了手?可是,她終歸都是死了,而我卻獲救了。 但生活在這世上,面對著已死的蓉兒,我是真的獲救嗎? 「雖然明白,死是生的一部分,而且嚴格來說,死,完全了生命,成就了一個人。但我絕對接受不了,她年紀輕輕,就這樣死了。為什麼我不一起死去,為什麼神要眷顧我?」 原名定為:《一個絲打叫我殺了她》 希望各位喜歡這個故!

[極短小說]《廢城‧墟》

一篇隨感而發的極短篇小說,裡面運用一些象徵性的事物,以代筆者所想。 這篇亦是筆者首次採用第二人稱去寫的故事,也許有些讀者一直讀,一直會覺得被強迫接受筆者的思想。 然而,筆者只希望有人能夠讀懂裡面的悲涼。

《世界末末日》

故事背景或者所處年代,並沒有特定,大家可以自行代入成今年,下年,2023年,2123年......... 因為小弟所想說的、裡面的情節,並非某一個年代才會發生,而未來的科技亦無人知會發展到什麼地步。 這是一場世界末日的求生歷險,主角阿元(任元初)從末日開始,就肩負著「世界重生」的重擔,是神的繼承者。 路斯法(卡麥‧阿古瑪)半途殺出,帶給他更大的絕望。 真相隨著探索越趨明顯,神與魔,正與邪,人與人,人與神,人與魔之間的戰鬥,無論是武力或智力,都將帶給讀者一個全新的體驗。 真相,誰敢說一定是真相?末日求生的意義又何在?

《靈魂出售》

一切都在遇見了那個奇怪的西裝男人之後發生。 完全不知道正在發生什麼一回事,我真的賣了我的靈魂嗎?為什麼會落得如此結局?

《我與五個女生的約會》

一個男人竟然飛起左個港女女友然後好花心咁再約其他女仔出街,到最後竟然發現......

《臭氣若蘭》

  在這個小說流行的年代,人人都當起說書客來,講出他們的故事。人人都是有故事的人,然而會說故事的人,不多。不幸地,小弟是其中一個。其實,我本來就不擅辭令,不能能言善道,只是一介笨拙人。猶幸文字功夫尚算紮實,有時候要表達心中所思,也不至一團糟。   網絡小說流行,不知道是什麼時候開始的熱潮。但香港人,似乎對小說的熱枕從無退減,從科幻、武俠、愛情等,咸魚青菜各有所好。我亦喜歡讀小說,金庸十四部書,都略翻過一至兩遍;近來算讀畢,而又有印象的,亦只有《人間失格》和《挪威的森林》,較早前亦有涉獵卡繆的《異鄉人》、村上龍的《接近無限透明的藍》、夏目漱石的《心》。似乎都是帶悲涼色調的書。   既不擅長講故事,那就以散文來應付一下吧。早前有報章徵網民寫稿,屬義務性質,一口氣寫了三十多篇,雖然見報的只有寥寥幾篇,其他的就當習作去做,同時亦於此處分享一下。文章篇幅也許比較短小,這是要應字數限制所作,將來有機會或會修訂,推出較完整版本,以載完備思想、想法;散文集要像讀小說一樣一氣呵成讀完是困難的,因為太散亂,每日抽空讀一至兩篇,或於乘車時讀,得以思考自省,已經可以了。

《紅塵客棧》[短故、一篇過]

身為Jay迷,周董創作的新碟──《十二新作》中,有不少耐聽的歌。 如愛你沒差、哪裡都是你、比較大的大提琴等等,而當中要數的話,我最愛就是那中國風的紅塵客棧。 一個為紅顏而拋卻名利的俠客,何等瀟灑? 瀟灑卻不逍遙,始終於紅塵中心有所掛,那就是為情所困。 要看破紅塵?要達至莊周逍遙?該怎麼辦? 就著周董這首歌所改編的武俠故事,揉合筆者所習之莊周思想,雖短而不深刻,卻淒美萬分。 希望讀者喜愛,稍後完結《世界末末日》這奇幻故事後,也會再起一篇武俠故事,包含穿越元素,希望讀者能夠繼續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