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單以求生而言,現在和文哥一起退走才是最佳選擇,在這種極端危險之下能全身而退,對剛經歷數次驚嚇的我而言實在有非常大的誘惑力。

但我想到了Steven他們。

如果我現在真的棄他們而去,就算真的給我逃出生天,以後大概也別想有一晚是睡得安穩了,我肯定這輩子都會活在良心責備的陰影之下。

我看了看手上的MP5A4衝鋒槍,深知這地方絕不是一般的古怪;要知道,去靈探碰到鬼還算是合理,但找到軍火就非常朮突了。我現在擔心Steven他們的,不是什麼紮普,而是有更多未知的兇險。

這個什麼鬼靈探本來就是我因為無聊而搞出來的玩意,所以,無論發生什麼事,我也應該是最後一個走吧。因此,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下定決心對文哥說:「你幫手保護佢地出去啦,我要留係度搵埋Carmen先走。」



然後我對其他團員說:「黎到呢度我要同大家講聲唔好意思先,我都估唔到普普通通一個靈探會搞成咁,嚇親大家我真係好過意唔去;你地跟住文哥出去應該安全架啦,但我無論如何都要搵到其他人。」

出乎意料地,他們之中一個都沒有埋怨我。「傻啦,玩得呢味野我就預左有危險架啦。我就唔走架啦,點可以俾大作家你一個人孤零零係度。」Kitty走過來對我說。

我還未來得及感動,家浩也拍了拍我的肩頭道:「出得黎行最緊要講義氣,我跟硬你架啦希哥。」

我被他的古惑仔語氣弄得哭笑不得,這時連Qunnie也一步一柺地走過來想參上一腳說:「我又要去幫⋯」

「唔得!」我一下子就打斷了她的話:「你有腳傷,一旦遇到有危險要跑會好麻煩,你都係跟文哥一齊走啦。」



「但係⋯」Qunnie不服想反駁。

「唔洗但係啦,我點都唔可以要傷者冒險,總之你就出番去等我地好消息啦,話唔定我地好快就救到人出番黎呢。」我拍了拍她的頭道,然後我對文哥說:「咁就靠你帶佢兩個出去先啦。」

「你⋯唔怪我無義氣走先?」文哥避開我的目光,眼神閃爍地說。

「你有充份離開既理由,」我平靜地道:「如果係我帶住女朋友黎,而家可能都已經走左。」

「你⋯」文哥抬起頭來,感激地看著我道:「好!出番去我請你飲野!」



「你話架!」我和他擊掌為誓後,他便帶著阿彤和扶著Qunnie沿著原路折返;我目送他們直至離開視線範圍後,才轉身對留下的家浩和Kitty道:「而家真係無得番轉頭架啦,我已經再唔能夠保証大家安全。

家浩,你仲有咩鬼仔呀降頭呀未拎出黎用?有就好準備定啦。」

「哈哈,我當然有大把啦,」家浩自信地道:「隻古曼童我雖然養左好耐,但我其實仲有其他大殺傷力既鬼仔,同埋仲有屍油呀⋯」

「得得得⋯」他說到「屍油」時我不禁雞皮疙瘩起來,那不就是死人身上的東西嗎?「總之去到你覺得有用果時先拎出黎啦,而家唔洗介紹太多。」

「Kitty你幫我拎多啲子彈啦。」我對沒什麼作戰能力的Kitty道。

她沒說什麼,也就照著我的指示幫忙再拿了三排衝鋒槍子彈和三排手槍子彈。

我將手電筒縛了在手上的衝鋒槍上,便帶著二人正式出發去救人。

我們小心翼翼地越過那扇已經被子彈完全打碎的玻璃門,再次走上那些破落的通道之中。



不過,這地方雖然是一樣的衰敗,但好像和之前的有點不同,也不知是不是我的錯覺,有可能是這是個我之前沒探索過的區域吧。

但我直覺是因為文哥按上了那個紅色按鈕而產生改變。

不同於剛才有古曼童帶路,現在我們是真真正正地在未知地方摸索。我問了問家浩,他說剩下的家伙都是攻擊用的,要找路的反而再也沒有了。我也只好拿著衝鋒槍在前帶頭。

我們房間接房間地走著,而我覺得「不同」的情況也越來越嚴重,明明地方還是那個廢墟,但我總覺得有哪處怪怪的。

終於,在我們又經過一間小房間時,地板突然傳來劇烈的震動。

我以為是遇上了地震,立即對他們說:「快啲搵地方匿!」但說完之後,我才發現這地方空盪盪的,根本沒有可以躲避的地方。

我們三人只好瑟縮在牆角,並向上天祈求著不要這麼快便帶走我,我還有很多事未做。



過了一會,那種震動終於停止了,我們三人如死裡逃生一樣站起來,互望了一下苦笑起來,卻都沒有說話。

能活著,就很不錯了,還有什麼好說的?

然而,當我打開房間的門準備繼續前進時,卻被嚇呆了。

這次也不是有什麼怪物出現了,而是多了一道牆。

是的,門外竟然是一幅石牆擋住了路。

這是什麼惡作劇設計啊!原來這邊是死路,看來只能打回頭了,我便打開剛進來時的門。

不過,我同樣看到一幅石牆。

這下我不再是嚇呆、而是徹底驚叫起來了。



兩個出口都被牆擋著,這代表了什麼?

這意味著,我們被困在這小房間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