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樣狼一樣的黑影到底是什麼東西,直到現在我也說不上來。無數的子彈打在它們身上,卻沒有會出現屍橫遍野的血腥場面。

但槍炮也不是毫無效果,它們被擊中之後,中彈的部份就如滾煙被風吹散一樣。在身中多槍之後,它們不但串步難進,身體也越來越虛淡。

我不明白它們究竟為什麼會這樣,但起碼槍擊是有效果,我就不敢停止射擊。

直至我射得雙手麻木了,放在地上的槍支也有超過一半用盡了子彈,那些黑影才被射得消失不見。

我和文哥這下才敢丟下手上的槍支,走上前察看那已經被我們射成蜂巢的牆身。



出乎意料地,不要說屍體,這時地上連一根毛也沒有留下,只有一大堆彈孔及彈頭;我甚至懷疑剛才的戰鬥只是幻覺,那些狼什麼的一直都不存在。

「點解會咁既?點會乜都無?」Quinn跟了上來,不解地問。

我一時間也說不上來,但這時家浩卻驚奇地叫起來:「喂,你地快啲黎睇下!」 

只是他在地上拾起了一些紅色會發光的東西,我走近一點,才看得出那是約尾指頭大小的紅色晶石。
「呢啲石頭⋯咩黎架?」Kitty雙眼發光地問,看來她對水晶寶石一類物品很有興趣。

「呢啲係紮普,」家浩皺著眉頭道:「估唔到呢個世界上真係有呢種靈。」



「哦?你即係話頭先果啲黑影係呢啲水晶變成?」我立即把心中的聯想說出來。

「阿希你估中左大半,」家浩肯定了我所想:「我以前係泰國跟師傅果時,佢同我講過有一種高級靈體,係可以一直住係叫『紮普』既紅色靈石入面,只要主人召喚,佢地就可以由靈體直接變成物理存在既怪獸,由紅石出黎現實世界。而呢一種靈體,佢就跟番舊石一樣叫紮普。」

我聽著覺得非常稀奇,叫道:「無可能,以我所知,靈體再強,都只可以影響人既靈魂;可以化成實體直接攻擊人果啲,係叫⋯叫咩呢⋯」

以前靈異學會的會長的確有教過我有關靈體、也就是鬼的分類;他說過,所有靈體都沒有實體,祂們對人只限於精神攻擊;如果靈體的修為強到能化形為實,那已經不算是鬼了,而是到達魔神的級別。

「我記得啦,係叫魔神!」我終於完全記起會長的話。



「你講得無錯,估唔到你真係識識地野,」家浩點頭道:「就算我個泰國師傅都話,就算真係搵到紅石,你又點樣捉到一隻紮普入去,仲要召喚佢出黎?佢都覺得如果真係有人整得出紮普,咁佢既靈力修為已經可以成佛。但係一個佛仲點會做埋呢啲野?所以,我直到今日之前都唔信有紮普存在。」

「咁而家你拎住舊石咪可以控制果啲狼?」阿彤忽發奇想問道。

「邊有咁易丫,入面啲紮普岩岩已經俾文哥同希哥殺曬啦,」家浩笑道,但他卻立即面色一轉,像是想到什麼重要的東西道:「唔通係咁!?⋯一定係,我明啦!」

「有野你就講啦。」文哥不耐煩地道。

「係咁既,我岩岩都唔明點解子彈可以傷害到靈體,不過我而家諗通左啦,」家浩興奮道:「就係因為佢地有左實體,所以掉番轉物理攻擊先傷到佢地。」

「哈,真係一物治一物。」當明白其中原理,我便開始點算剩下的槍支,畢竟現在我要靠它們活命了。

「咁而家我地唔再驚啲狼,咪可以原路出番去囉?」阿彤高興地問。



「你都岩,但係仲有Steven佢地⋯」我遲疑地答。

「我地而家都有槍啦,直接番落樓下搵佢地仲好啦。」Kitty提醒著我。

我覺得她說的不無道理,我們都在這裡這麼久了,他們要是能上來早就上來了,很大機會他們還困在地下。

大前題是,他們還活著的話。

「好啦,我地整理好槍支,然後就原路番轉頭啦。」我宣佈著。

不同於剛才的防衛戰,現在我們可說是要「遠征」,不可能帶上那麼多支槍,結果我選了一支未用過的MP5A4衝鋒槍,兩支我剛插在口袋一直沒用的Glock 17 手槍,以及一些子彈。文哥則對散彈槍情有獨鍾,除了那支伯奈利M4,就只有一支手槍和一大堆散彈。

至於其他的團員,因為未經訓練而使用槍械其實是極為危險的事,看著他們連保險制都未懂得打開的樣子,我只著他們幫忙帶些子彈便算了。

我整理好之後低頭看看自己,立即苦笑了一下,本來我就算著皮靴和訓練用運動服,現在加上槍支真的很像生化危機的主角。



就在我們準備出發時,卻突然聽到「呀!」的一聲女性尖叫聲自遠方傳來。

我聽清楚,聲音源頭是來自本來玻璃門那邊的出口。

「係Carmen!我記得佢果下尖叫聲。」家浩失聲道;的確,當初在樓梯時,就是她的尖叫把狼引來了。

「佢地係前面,我地而家要去搵佢!」我著急地對團員們道,因為,要發出尖叫聲,這當然不會是什麼好事。

「咪住!你要冒險就自己去啦,我地而家要走先啦。」這時阿彤拉著文哥道。

「你⋯」我指著阿彤,氣得說不出話來。

「對唔住啦阿希,我一定要保左我條女先。」文哥歉意地對我說著。
我很清楚,沒有了文哥,就等於少了一半戰力,到時再遇上危險,我還能不能像剛才那樣輕鬆解決就很有問題。雖然說是被迫,但現在和他們一起行動才是最能活命的行為。



那,還道我要見死不救嗎?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