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 史詩
 
「啱啱你喺船上面話,嚟到白鴿巢,就有故仔聽,仲唔快啲話我知?」
 
「史詩式故事結尾,就喺呢個公園完結。你想聽個開頭先,定係結局先?」
 
「如果係幸福嘅故事,請你將結局話畀我知先;但如果呢個故事係悲劇,你講咗個頭就得,唔駛將個尾講埋落去。」
 
「咁我地嘅將來呢?駛唔駛將我地嘅尾講埋落去?」
 


「講故就講故啦,你係浪子,可唔可以唔好講將來呀?我而家搭咗幾百蚊船,淨係想聽故仔。」
 
「咁你畀個鍵盤我,我而家寫個幸福嘅結尾畀阿邦同阿杼 ---- 即係我同你 ---- 等佢地永遠咁係埋一齊。」
 
「你學人講永遠?憑咩?」
 
「好啦,我講。從前有個十七歲嘅澳門男仔,如果我有賈寶玉七分俊俏,將我減去四分,就係呢個男仔嘅相貌。一九六六年冬天,澳門發咗一件大事。」
 
「咩事呀?」
 


「開槍呀!死人呀!」
 
「無啦啦喺人地耳邊叫,嚇死人咩!」
 
「好啦,唔玩啦,正經啲先。當年氹仔坊眾學校要起校舍,但係葡國佬搞咗好耐,都未批准學校動工。之後,學校唔理政府,直接就起棚架。於是,建築工人就同警察發生咗衝突。呢件看似無關痛癢嘅小事,竟然係另一個歷史嘅開端,愛情故事嘅濫觴,奇遇嘅嘢,往往發生喺我身上……」
 
「你身上?如果你畢業,可以試吓做DJ,你把口咁叻。跟住呢?」
 
「唔喺我身上,一時口快,講錯咗。之後,澳門人日日去澳督府示威,直到十二月三號,終於同警察發生咗大規模衝突……
 


「呢個史詩式故事嘅男主角,叫德仔,十七歲,一米七三,有賈寶玉三分俊俏。一九六六年十二月三號,受大陸文革風潮影響嘅德仔,因為澳門罷工、罷市、罷課嘅關係,遊手好閒,去咗噴水池『反殖反帝』,實情就係睇熱鬧。
 
「當年嘅噴水池呢個位置,有一個葡國將軍嘅銅像,叫做美士基打。澳門美副將大馬路就係以佢嚟命名。當年澳門仲未有咁多自由行,係一個好寧靜嘅殖民地城市……」
 
「等陣,點解你知咁多澳門嘢嘅?係咪真人真事?」
 
「如果你問作家,呢個故係咪真人真事,佢一定會答你:『情感都是真實的』。然後,銅像威風凜凜,作拔刀狀,我睇過啲相,好有霸氣。議事亭前地,黑壓壓擠滿咗葡國兵,其中有啲係華人士兵,同示威者相對伺。」
 
「跟住呢?打交末?」
 
「德仔喺示威嘅早幾日,先同班紅衛兵,批鬥完個葡國官,逼佢跪喺地下,大聲讀毛語錄。十二月三號呢一日,德仔喺議事亭前地親眼睇住,示威者用貨車綁住美士基打銅像,當咗佢係侯賽恩像咁,拉咗落地下。德仔聽人講,個銅像被人推咗落葡京對出個海,以後都搵唔番。」
 
「銅像倒下之後,德仔喺地下執到舊石,躲起個高大嘅示威者後面,一儲氣,大叫一聲『屌你老母』,一嘢就轟落去葡國兵個頭到,正中紅心。
 
「示威者喺羊群心理驅使之下,不斷向葡兵扔石。德仔扔得好高興,突然間,佢見到身邊,有位妙齡女同志,約莫十六七歲年紀,長直髮大眼睛。大眼妹好面善,好似係德仔屋企隔離番工嘅工廠妹。」


 
「德仔此時此刻,方驚覺吾道不孤。跟住,故事嘅小高潮就嚟緊。咳咳咳……等陣,等我飲啖水先。」
 
「跟住呢?文呢?唔好再吊我癮啦好嘛?」
 
「好啦,錫啖我,我就繼續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