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阿文?你冇事丫嘛?我搵咗你成日都搵你唔到既!」
「Don!我冇事啊!」
「你而家喺邊?」聽到我激動既聲線,火圈外既行屍好似又開始騷動。
「Megabox附近。」
「Megabox!!??你望上高速公路!你見唔見到上面有火啊!我同泳茹喺上面啊!」
「火?喔!有啊有啊!你撐多陣,我地即刻上去救你!」阿文講完就收咗線。
我地?唔通阿文搵到佢既屋企人?咁我都安心啲。
 
火圈出面圍住差唔多十隻行屍,就算阿文真係黎到又點?佢一個人帶住兩老,邊顧得咁多?
 


「叭———叭———」
過咗冇耐,兩聲好大聲既喇叭聲從遠方響起,火圈外既行屍紛紛回頭,似乎被巨響所吸引。
 
「咻———哧—咻———哧—」
兩隻行屍突然跌入火圈,我同泳茹嚇到向後跳,我仔細一望,有兩枝短箭分別插喺佢地既額頭上面。
阿文幾時變得咁犀利?
「碰—碰—碰—」
一具具行屍依次倒下,我將視線範圍內既行屍額頭上既箭一一拔出。
 
「Don,冇事喇!你地快啲出黎啦。」阿文喺火圈出面大嗌。


雖然聽到阿文把聲我有啲安心,但係我而家淨係想知,點出啊…?
我望一望四周圍,除左兩架燒燶咗既車,同一個背囊之外真係咩都冇……
「Don。」泳茹一路望住車頂。
「不如我地爬上車頂,跳出去?」泳茹好認真咁講。
「吓!你幾時變到咁大膽架?」
 
我望住燒得七七八八既紅的,唔係,而家已經變左黑的,相比起火光紅紅既火圈,其實黑的上面只係剩翻少少火苗。
 
痴線,一定行唔通。但係除咗咁,仲有咩辦法?
「Don!快啲啦!」阿文又喺出面大嗌。


唉,死就死啦。
我揹起入面唔知幾時開始多左好多野既背囊,拖住泳茹,爬咗上車頂。
終於,見到阿文個衰樣。
佢好興奮咁原地跳。
身後係佢揸左好多年既貨Van,我隱約見到駕駛座上面有個人,應該係張叔。
「好似好恐怖咁……」我細細聲講,泳茹聽到翻咗個白眼。
「嘩,你好似真係唔驚咁喎…拿…咁我由三數到一就跳啦。」
3……
3……
3……
「你3夠未啊!人地好緊張架。」泳茹好用力咁打咗我一下。
「哈哈哈,我諗住緩和吓氣氛丫嘛。好啦,唔玩啦。準備,3!2!1!」
 
跳!
 


「碰!」
 
就快落地之際,我怕泳茹受傷所以攬實咗佢,喺地下滾咗幾個圈。
呢個時候,阿文竟然唔係過黎扶我地,而選擇係咁踩我隻腳。
「喂!你踩夠未啊!」真係嬲嬲地。
「啊,Sorry,Sorry,你條褲著咗火嘛。黎黎黎,起身,快啲上車。」
 
我聽到遠方傳黎咆哮聲,相信係隧道入面既行屍聽到啱啱既喇叭聲,就快追到黎。
我同泳茹急急腳爬入貨Van後座。
上到車我先發現,張叔同張嬸根本唔喺架車入面。
坐喺駕駛座既係一個我唔識既人。
一個陌生既男人。
一個拎住一把十字弓既陌生男人。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