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鷗的叫聲自遠方傳來,微風輕撫我漸顯疲乏的臉龐,彷彿要將我喚醒。
我睜開雙眼,印入眼簾的是淨藍的天空,純潔的白雲。
冰涼的海水偶爾淺到身上,原來躺在木板,漂洋於大海之上的感覺是這麼舒適、寫意。
忽爾,聲音的主人終於出現,披著白毛的海鷗落在我的身旁。
我看著牠,牠也看著我。
我舉起手,輕輕順著牠柔軟的羽毛,牠溫馴的站著,任我撫摸。
一陣海風吹來,我眼睛一閉,再次睜開眼時,海鷗身上的羽毛不知道何時被染成了紅色。
我著急的查看,以為是受了傷。
牠的肌肉不斷抽搐,眼睛逐漸向上翻,露出了泛紅的眼白,牠張開大口,露一排不自然的利齒,向我撲過來。
我想掙扎脫逃,這才發現,我被綑綁於木板之上,無處可逃……


 
「……D……Don……Don!」
 
咩聲…?好模糊……
 
「Don!起身啊!侯永棟你同我起身啊!」
 
Anna…?Anna點會喺度?
我冇哂力,完全控制唔到自己,我好想張開雙眼,見下Anna。
 


「你快啲起身啊!侯永棟!」
 
Anna你快啲走!呢度好危險!
我用盡全力張開雙眼,迎面而來既係泳茹焦急既神情。
 
「你嚇死我啦!嗌極都唔醒!」泳茹又開始喊。
 
我摸一摸自己發燙既面豬登。
「你…又打我?」
「咁人地以為你死咗丫嘛……」


「我暈咗幾耐?」
「都有三、四分鐘。」
 
我從泳茹大脾上起身。
奇怪,暈左咁耐,點解我地會冇事…?啲行屍呢?
 
「嘩!咩事啊!」
我抬頭一望,俾圍住我地既火圈嚇親。
「啱啱我地一撞車你就暈咗,我見部車開始漏油,驚會爆炸咪拖你出黎,點知我地一離開架車,真係爆炸喎!最神奇既係,啲行屍好似唔敢靠近我地。」
 
我望住泳茹對手,又紅又震,真係辛苦哂。
 
「Don,我地而家點?」
 
出面啲行屍,黎落好似好想衝入黎,又唔敢衝咁,睇黎佢地唔係唔敢靠近我地,係唔敢靠近啲火。


 
我除咗面頭件衫,撕開兩半。將其中一半捲成一球,行近火源,將衣球點著,變成火球。我將火球掟向其中一隻行屍,果然,佢避都避唔切。
 
「我諗佢地應該驚火,啲火應該可以捱多幾個鐘,冇咁火熄。我地…休息吓?」
 
「但係班行屍就喺出面咋喎,而家休息會唔會恐怖咗啲?」
 
「橫掂我地而家都衝唔到出去架啦,不如抖吓補充體力。」
 
我坐喺火圈既中心,示意泳茹埋黎坐。
 
「喂?侯永亮?」
「哥?你做咩仲唔番黎啊!」
「屋企情況點?」
「我地冇事啊,你快啲番黎啦,出面好危險啊!」


「我知,我番緊架啦……」
其實,我連出唔出到呢條高速公路都唔敢肯定……
「你快啲番黎啦,我好驚啊……」聽得出細佬喊緊。
「喊咩啊你,男人老狗,我話俾你聽,而家老豆老母靠你架啦,我未番到之前,你一定要好好撐住,知嗎!」
 
我安慰咗佢一陣,就收左線。
 
泳茹挨咗落我膊頭度。
「你攰就訓陣先啦,我會睇住。」
 
「我唔想訓。」
 
「你都攰咗幾日啦。」
 
「我驚訓醒你就唔見咗,我驚你又好似啱啱咁抌低我……」


 
「唔會啦,我啱啱訓夠啦,我唔會走,我應承你。」
 
「你以前夠應承過咯,結果咪又係去左澳洲!」泳茹好哀傷咁講。
 
「鈴鈴鈴鈴鈴———」
呢個時候,電話突然響起。
來電顯示︰阿文。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