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我倒抽一口涼氣,雙眼不自覺地瞪大,我可以感覺到我既瞳孔不斷縮細,眼球充血。
身旁既阿文下意識地用手掩住個口以免自己發出驚叫。

「做咩啊?咩事啊?」泳茹見到我地唔自然既動作,細細聲咁問,仲想另轉頭望。

「唔好望!」我即刻阻止,如果佢見到林生既慘況一定會喊得好犀利。

「噗—噗—噗—噗—」轉個頭,啲警察好似驚林生未死得哂咁,又開多幾槍。




Fuck…香港唔係唔可以用真子彈架咩?
Rest in peace. 我喺心入面默唸。

呢個時候鐵欄嗰邊傳出吵鬧聲,我地三個郁都唔敢郁。

「啱啱你又話check清楚冇哂人既?點解無啦啦有個阿叔走出黎架?」

「我點知喎,可能佢琴晚匿埋咗掛……」



「你做野硬係咁乸西架喎。」

「Sorry囉,一係我去check多次。」

「快手啦!」

Holy Shit!如果俾佢地發現我地,一定會亂槍射殺。

「快啲!匿入車底!」我用氣音同佢地兩個講,泳茹即刻匿入前面架車既車底,我同阿文就後面嗰架。而家跑走一定會俾佢地發現,唯有搏一搏。



踏——踏——踏——踏——
碰——碰——碰——碰——
呯——呯——呯—呯—呯—

個軍裝向我地靠近,沿路不斷敲擊經過既每一架車。
隨住腳步聲越黎越近,我既心跳亦都越跳越快。

「嗯—!……」當個軍裝敲到泳茹匿既嗰架車既時候,泳茹不自覺地細聲驚叫咗一吓。

「嗯?」軍裝發出疑惑既聲音,踎底,將手伸入車底,一掃,好彩掂唔到泳茹。

佢趴得更底,打算望入車底。
…………
我將十字弓既弦拉緊,上箭,準備好隨時射擊。但係如果佢死喺呢度,其他軍裝一定會衝過黎,我地一樣走唔甩。


點算好?

「喵~」呢個時候一隻黑貓從路邊跳出。

「喔,原來係隻貓。」軍裝慢慢企番起身,車底係泳茹早已熱淚盈眶,一脫離危機眼淚即刻滴落黎。
我用唇語講咗句無聲既叻女。

「Clear. 」軍裝㩒著對講機講。

「收隊。」對講機傳出回覆。

「Roger. 」

我地斷續趴喺車底,我慢慢匐伏向後爬,泳文二人見狀亦跟住我咁做,直至爬到阿文架貨VAN下面,我先敢爬番出黎。



「佢地走哂啦,出黎啦。」我見啲軍裝走哂,應該冇事。

「我地係咪…應該過去遮一遮林生條屍?」阿文一爬出黎就話。

「林生…條屍?林生死咗?」泳茹由頭到尾都背對兇案現場,根本唔知發生咩事。

「我去,你地兩個上車準備開車,阿文你睇住泳茹。」阿文點一點頭,就帶泳茹上車。

我將十字弓架於肩上,小跑步向前行,行到林生既屍體旁邊。
林生雙目突出,鮮血仲不斷咁從各個傷口湧緊出黎,死得突然,連講低遺言既機會都冇,相信林生自己都好愕然。

我將林生既屍體搬入其中一架汽車既後座,除咗件短袖底衫,冚住佢個頭。
等情況穩定咗,咩事都冇,我一定會番黎,好好咁幫你安排身後事,林生。

臨離開前,我將林生隻勞力士除底放入背囊,執番起把萬用刀,著起泳茹啱啱俾我件衫,拎起十字弓,向貨VAN走去。



「Don,我地而家去邊?」我打開副駕駛座既門,泳茹即刻問我。

「廣東道。」我用力地關上車門。

「點解啊?點解唔係即刻入西貢?」泳茹一臉不解地問。

「野外求生第一堂:隨時都要做足準備。開車。」

廣東道有間行山鋪,裡面應該有齊哂我地需要既所有物資。本地新聞一直停留喺琴晚凌晨三點,根本就唔知呢場仗要打到幾時,都係提早準備好啲。

我拎出筆記簿,將啱啱觀察到既野畫低。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