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她手拿著兩張戲票。 指尖捏著兩張近乎正方形,略微往後捲曲的電影戲票。 指甲拿捏不到一個準確的力度,使那種特殊紙質的戲票左下角被壓出一道炭灰色而稍現閃亮的壓痕。 她下載了一個交友軟件。 舉機、不舉機。 也能於水平面上馬上搜索出周邊的人。



《近》
 
她手拿著兩張戲票。
指尖捏著兩張近乎正方形,略微往後捲曲的電影戲票。
指甲拿捏不到一個準確的力度,使那種特殊紙質的戲票左下角被壓出一道炭灰色而稍現閃亮的壓痕。
 
她下載了一個交友軟件。
舉機、不舉機。
也能於水平面上馬上搜索出周邊的人。
 


她選了一個暱稱「K」的人。
未知個人資料為何,只憑個人資料圖片上那大頭卡通灰熊的頭像而選取了「K」。
 
「現在能陪我看電影嗎?」
她靈活地以姆指輸入問句。
 
不到一分鐘,K回覆。
「時間?」
 
她看看手中的戲票:「15:12」


 
K沒有訊息回覆。
但不到兩分鐘時間,K出現在她面前。
 
「你的樣子跟照片是一樣的,我一眼認出。」
K有把好聽的聲音。
穿著一身櫻花色薄紗長外套,看不清薄紗下是怎樣的一套衣物,可能是黑色、也可能是墨綠、亦有機會是寶藍。
 
K看著手錶,卻問:「戲票多少錢?」
她揚揚戲票:「快開場了,我可以看正式電影前的那堆預告片嗎?」


 
K:「可以啊!」
她說話的時候,眼角微微往下彎去,是典型的一種笑眼。
不言而喻的一種,滲透出治癒感的會笑的眼睛。
 
 
電影片長剛好一百二十分鐘,也等如兩小時。
幸運的是,現實中沒有太多人會用「小時」這漫長得來有點小家子氣的度量來計算電影。
而以一點一滴的浪漫的分秒計算片長。
 
一百二十分鐘裡,K安靜地坐在她的右方。
左手上的磨砂面金手錶偶然會反映著布幕反映出的光線,人性化地演著只有在電影院裡才有的一種生活感。
 
K靜靜的,陪伴她渡過了這帶著光彩的一百二十分鐘。
電影中,印象較深刻的是中段下雨背景的一場,但那好像不是最重要的一幕。


只是,她記住了。
灰藍色的一幕,像頭短毛貓。
 
 
一百二十分鐘,加上電影開始前的三至五分鐘,以及完場後步出影院的兩分鐘。
 
她對K說,謝謝你給我時間。
 
K沒有用話語的方式回應。
兩腳並立如日本和式娃娃。
微微笑,揮揮手。
 
一雙本來已會笑的眼睛笑得更燦爛。
 
 


她和她,行動上沒怎麼接觸過。
但那揮手的一剎。
和煦如日光的笑容。
 
她覺得,她和K心的距離,很近。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