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紫慧今年二十二歲,樣子甜美,是文學系的碩士生。
   小時候的她常問祖母舊香港的故事。當醫生的祖母,雖然工作繁忙,但每當夜瀾人靜時也會把她的經歷娓娓道來。也許,一個一個動聽的故事便是雨水和養份,讓紫慧心裏文學的種子發光發熱,長成一朵鮮豔的玫瑰。
   碩士論文的題目是「家族的故事」。這次祖母從芝加哥回港,紫慧又怎會錯過「訪問」她的機會呢,於是每天陪著祖母四處去。平時只穿法國時裝的她,知道祖母為人節儉,便多以牛仔褲便服示人。還找了男友啟文當導遊。啟文穿著他去年大學畢業買的藍色西裝,一臉孩子氣。
   八月尾的天氣不錯,紫慧本來安排了去海洋公園,但祖母卻提議去看抗戰紀念日的步操。看過步操後,祖母還想去尖東逛逛,於是一行人往天星小輪去。
   小時候聽說,祖母的父親是牧師,有一個大仔,六個女兒,祖母排行第二,叫秀瑜。她今年九十歲,但皮膚保養得宜,看上去像六十歲。紫慧記得曾見過祖母一幅黑白照,一個穿著花裙側依在公園欄干的少女,輪廓分明,身型窕窱,散發出高貴的氣質,令紫慧和她的朋友不約而同地驚呼:「柯德莉夏萍!」

   小輪上,祖母問啟文:「你跟紫慧怎樣認識呢?」
   「我們大一時讀莎士比亞同一組。」
   紫慧道:「他英文很棒耶!我完全看不懂的古英文他都能很耐心花整天教我。」
   「見妳漂亮嘛!」姨婆道。


   「他對朋友都是這樣的。」紫慧面紅道。
   「哪啟文你不唸下去?」祖母問。
   「畢業後在民權黨找到議員助理的工作,關心社會也是我的理想。而且,我妹妹去年入大學,我和媽媽要支助她的學費。」
   「好仔啊!嫁得過!」姨婆大聲笑道。
   祖母見啟文頗尷尬,打圓場道:「阿六,妳這叫唯老不尊!」

   一行人來到鐘樓,祖母望著紅磚牆良久不語。紫慧低聲問姨婆:「牆有什麼好看?」
   姨婆低聲回答:「以前牆上不少炸彈碎片的洞,後來修補了,但仔細看仍能察覺到。」
   四人溜躂多一會,姨婆和啟文有約先走。祖母拖著紫慧的手來到銀行大樓。保險庫內,祖母說:「家族的故事小時候妳也聽了七七八八。」她從保險箱取出一個藍罐曲奇盒,續道:「這是我年輕時的書信和日記,希望可以幫到妳的論文。明年我回來探妳們時可要完壁歸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