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餐廳望出去,晚霞把中環大會堂的白牆映照成淺橙色。遠處的霓虹招牌也逐漸甦醒。
   今晚紫慧穿有法式花邊袖的白襯衫,前面打了白色蝴蝶結,配淺藍色的長褲。右手戴了三個銀色手鐲,古典中散發陽光的氣色。她兩個好友琪琪和Lara則韓式打扮。
   Kyle 和 Jay正在選紅酒。
  「2005 的 Rayas 我找了很久,不如試試?」Kyle提議。
   服務員開了酒瓶,倒了小半杯給Kyle,Kyle舉起酒杯輕輕轉了兩下,然後呷了一口,道:「不錯。」
服務員替各人斟酒。啟文平時喝啤酒,慣性地喝了一大口,面變得很燙很紅。紫慧輕拍他的手,笑道:「要慢慢喝,不然會醉。」
   吃甜品時,Lara已喝了不少,兩頰霏紅,瞇眼斜視Kyle穿的緊身V領襯衫,打趣道:「Kyle,你一定是常常健身,你中學時沒有肌肉的!」
   Kyle假裝害羞道:「人家是如假包換,不信你檢驗一下?」
   Lara說好,也假裝伸出手。Kyle忽然擋著,扮女聲道:「哪有這麽便宜,我要先驗。」Lara嘩一聲雙手掩住胸部,被逗得嘻哈大笑。
   一班舊同學好像有說不盡的話題,不知不覺已午夜。埋單時每位四千塊,啟文愣了一愣,看了單據才知一瓶酒竟然要一萬塊。他不夠現金,唯有尷尬地跟紫慧借。


   Jay說:「我順道送Lara和琪琪返九龍。你送紫慧他們好不好?」
   平治跑車上,Kyle說:「啟文,你住西環,紫慧住跑馬地,我則回渣甸山,那先送你好嗎?」其實啟文想自己乘電車送紫慧,不過實在很晚,也沒什麼反對。

   深夜馬路車不多,Kyle很快也回到渣甸山的獨立屋。泊車後,坐在駕駛位一會。車廂中留下紫慧獨特的髮香,令他不願打開車門。Kyle在英國跟不少美女交往過,金髮的,日裔的,印裔的,但他覺得紫慧的氣質遠勝她們。他心中懊惱,中學時怎會走漏眼呢?
   回到房,他打開民權黨的網站,心中不憤,這個宅男有什麼好?怎看也配不起紫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