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瑜 (1941年12月)
   昨天下課後去教堂祈禱。自小聽父親講道,像生活一部份,但時常會懷疑,神真的聽到我們嗎?
   來到教堂門口,聽到內裡傳來三妹和爸的對話聲。我好奇地坐在窗下偷聽。剛巧小貓福仔從外面回來,爬進我懷內喵一聲。我連忙豎起手指貼在唇邊。
   「爸,大哥都退學了,怎麼我仍沒書唸?好不公平!」三妹委屈道。
   「阿三,爸最近發薪水不準時,會想辦法。」
   「哪你為什麼還收容那麽多走難來的朋友?他們吃你住你,但一塊錢也沒付。羅婆婆住了一年多,臨走也好意思只送一本聖經給你,開玩笑!」
   「給我閉嘴!妳知妳在說什麼嗎?明天給我抄使徒行傳一次!」爸怒喝。
   三妹愣了一愣,失控大哭:「如果媽在不會這樣罵我。」然後轉身衝出教堂。
   我坐在地上,也呆了好一會。



   今天大哥,繼修放假,大清早一同乘小輪往尖沙嘴找幾個朋友。會合了他們後,我們順道去看鐘樓。這時東北面處傳來轆轆雷聲,大家心感奇怪。
   未幾,天空轉來嗚嗚的鳴聲,像火車的笛子,卻愈來愈刺耳。大哥與另一朋友站在海旁,大聲喝道:「快躲!」
   說時遲,那時快,繼修拖著我的手發足奔往幾棵大樹,抱著我飛身撲下草地。驀地一陣震耳欲聾的巨響,之後天旋地轉,沙石如雨般落在臉上。
   繼修爬起來扶我起身,他的口在動,但我聽不到他說什麼。大哥也過來扶著我,一起走回碼頭。
   天星小輪回程途中,天空又傳來一陣隆隆摩托聲。我們舉頭一看,十數架有太陽標誌的戰機在近距離經過,直飛九龍。未幾,東北方傳來連綿不絕霹靂機槍聲,地面的高射砲如煙花般爆發。
   抵岸後,我們相互檢查過沒有流血,然後步出碼頭。大哥說:「阿妹,我們要回軍營了。好好唸書,照顧爸和家人。」繼修頭髮黏滿白色沙泥,好像變了一個成熟男士,也對我說:「快回家,開戰了。」
   幾滴水點不經意地從灰色的天空掉在我的臉上。下雨了。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