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入十二月,天下著毛毛細雨。啟文出院後打過幾次電話給紫慧,都去了留言信箱。她好像生了他的氣,故意不理睬他。後來啟文工作很忙,又要請假去面試,便打算讓大家冷靜幾天才算。
   紫慧這幾天寫論文卡住了,一隻字也寫不出。她每晚雙手托著下巴望窗外的雨點發呆,有幾次見啟文打電話來,又怕跟他吵,所以沒接。
   星期五晚,Jay找大夥兒去唱K。Lara長髮染了紅色,穿了低膊透視襯衫,從後看好像一個娃娃。Kyle和Jay因爲身型高大,只穿便服和戴上鋼錶已很好看。
   Kyle一坐下便埋頭點歌。
   音樂響起,是陳慧琳的「迪士尼」,Kyle說:「我記得妳們最喜歡她!」
   「妳當我們還是小女孩嗎?老了!」然後她拉著琪琪一起唱。
   唱到中段,Kyle扮女聲加入。他本身聲線很闊,女歌手的歌竟然難不到他,弄到女士們笑不攏嘴。
   Jay他們唱歌時,Kyle用電腦點了些小食。他又逗紫慧:「知妳心情不好,功課多,點五月天給妳聽。」他唱了「步步驚情」和「你不是真正快樂」,歌聲磁性,聽得女士們極陶醉。
   歌房很黑,紫慧見Jay和Lara不知不覺傾斜靠在沙發邊,細聲講大聲笑,隱約見到Lara的手伸進了Jay的襯衫內。
   琪琪愈唱愈起勁,拿著咪不放手。Kyle關心紫慧道:「這陣子見妳很累,是誰激怒了妳?」由於音樂太吵,紫慧幾乎要貼著Kyle的耳朵回答:「拍拖總會吵架,不過我男友有時真的很孩子氣。」Kyle貼著她耳朵道:「見妳愁過阿愁,幫妳減壓,妳知道我在英國當過按摩師嗎?」紫慧推了他一下:「神經病。」他順勢雙手搭上她肩膊用心按摩起來。紫慧最近睡得不好,想不到Kyle真懂得按摩,慢慢閉上眼道:「唉,好舒服。你可以考慮開公司!」這時黑暗中有服務生送了食物進來,然後關門走了。Kyle從背後欣賞紫慧白晳的頸背和玲瓏的曲線,心想以他的實力,一切很快便屬於他,不用急於一時。過一會,他拿回咪唱英文歌。


   房間外的走廊,一個服務生在黑暗中低頭流淚。淑雅在這K兼職,今天因爲考試,求哥哥代工一次。哪知卻讓啟文看見最不想見到的東西。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