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瑜 (1944年3月)
   今天我們七人坐在地上圍圈吃晚飯。爸做了薯藤煮粥水,加了些花瓣。他舀了一大碗給阿六,道:「阿六,妳最小,要吃多點。」然後每人半碗,自己則不吃。
   「爸,你呢?」
   「我不餓,你們趁熱吃。」
   差不多吃完,爸面色凝重道:「爸有事宣佈。家裡的錢都用完了,書本,傢俱也賣光。明天開始不會再有東西吃。」
   三妹大吃一驚,哭道:「哪我們會不會像每天後街運走的死屍一樣餓死?書房還有幾本聖經,賣了應該換到米!」
   爸低頭說:「聖經不能賣。真的沒吃的了。」
   五歲的六妹有點興奮道:「爸爸,哪我們會去天國!媽還在天國嗎?」
   爸點頭道:「大家早點睡。」
   晚上,我夢見路邊幾十具屍體在黑暗中爬起來,四面八方包圍著我,然後重重疊疊壓下來。我幾近窒息,大聲呼救,但喊不出聲。後來在黑暗中張開眼睛,見六妹還睡在身邊,才知道是個惡夢。


   早上起來,郵差剛送信。爸看過信後面帶狐疑,進書房打開聖經,然後突然歡天起地大喊:「太好了!」
   我們六姐妹衝進書房,見爸發現了聖經中有暗格,從內取出一枚金幣。
   我拿起爸的信,原來是羅婆婆從美國寄來的:「牧師,感謝你收留了我一年多,令我母子能在美國重逢。我知牧師施恩不望報,所以我留下家傳聖經給你,希望在你有需要時幫到你。牧師常讀使徒行傳第二十章三十五節我們聽。小女子銘記於心。」
   這個金幣幫我們買了兩年的食物。香港重光後,我當了護士。教堂也重開了,我和爸一起供幾個妹妹唸書。
   每星期日我們都會回教堂參加崇拜。一個星期天,我好像見到世伯伯母。他們幾年沒來,崇拜後爸上前和他們握手問好。一瞬間,我彷彿瞥見一個穿洋裝的小男孩躲在伯母身後跟我打眼色。他的笑容像陽光燦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