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景洪(1952 5月)
   登船的早上看著船邊濺著白色浪花,遠眺維港兩岸,心中感覺異樣。第二晚,船長特地邀請留學生一同進膳。同枱有美國人,緬甸人,華人就只我和一個穿藍色長裙的少女。飯後,樂隊奏出優美的「今夜明月」,我請了她跳舞。
   愛情像風,不知會從哪裏來,也不知會帶你往哪兒。看不見,但暖在心。
   不要在乎別人的目光,只在乎心靈的引領。
*   *   *   *
   紫慧關了寫論文的電腦,不知不覺外面已天黑。今天是平安夜。以前的平安夜會陪啟文去教會的聖誕餐,然後一起報佳音。他很喜歡家裡唱K,歌聲洪厚,很有感情。紫慧不自覺在床上打開相簿,看著幾幅她用遠鏡拍下他在自修室看小說時的照片。她突然起身,穿上兔毛外套,邊行邊打短訊:「你在教會嗎?想起你。」
   紫慧步出大廈正準備上計程車,眼角瞥見一個穿藍色西裝的男生步近。她轉身望著他。啟文道:「我不是有心的,本來是去教會,不知不覺便行到妳樓下。
   「我知我們可能是兩個世界的人,但我相信愛會把它們連在一起,我訂了枱,今晚一起吃意大利麵好嗎?...」
   他還没說完,紫慧已上前,雙臂摟著他的脖子吻上他嘴唇。兩人閉上眼晴不知擁吻了多久,然後彷彿聽到她說:「老地方,茶餐廳也不錯。」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