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天,他們一如往常在閒聊。
 
  冰:「你究竟係點生活架,成個月都冇客人黎,日日係度自己幫自己紋身。如果唔係我,你可能餓死左。」
 
  傲天微笑:「今日應該有個大客架喇。」
 
  傲天施然放下紋身槍,把音樂關了,慢慢走到門口,一個頸上也有「I」字紋身的人走進了店內,身型高大,皮膚黝黑,他叫「黑王」,人如其名,是香港黑道的老大。用三年時間就登上了王這個位置的人。
 
  黑王:「聽講你一個月前唔收錢幫人紋左條龍喎。」
 


  傲天:「咁耐以前既事我唔記得喇,你都想要條龍?」
 
  傲天伸出手示好。
 
  傲天:「你好,我叫傲天,一個寂寂無名既紋身師。」
 
  黑王:「但你之前紋完果條龍好出名喎。」
 
  順帶一提,上個月被傲天紋完龍的那個海軍中將,一個月就差點把整個九龍城寨的黑道消滅。
 


  就在他們兩手相握的同時,手背各自出現若忍若現的紋身。然而就在紋身即將現形的時候,黑王就鬆手了。
 
  黑王好像明白了什麼的樣子說:「你好自為之。」
 
  然後就離開了。
 
  冰:「哩個就係你之前講既紋身師之間既對決?」
 
  傲天:「只係打個招呼姐,麻煩要搵上門喇。」
 


  傲天開始拿出皮箱,收拾一切準備離開。
 
  冰:「你要去邊呀?」
 
  傲天:「避世。」
 
  冰:「帶埋我走!」
 
  傲天聽到這句,心臟突然跳動了一下,很久很久沒試過這感覺了,又或者是他這生也沒感受過自己是有心跳的。
 
  傲天:「好。」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