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一切都收拾妥當後,傲天留下了一張紙條,放在店門後五步的地板內,第五塊金磚之下。然後悄然與冰離開。
 
  五個月之後,一名左手肘紋有「V」的人到了店內,剛好走五步,然後單膝跪下,低下頭,任由身邊各種暗器飛過,他思毫不動。不,應該說,若他帶有半點懼怕或動作稍有不對。相信他現在只是個死人。
 
  他看完紙條,裝起了一塊金磚,然後燒了整間店鋪,或許這樣說不夠震撼。這場大火在當時的新聞是這樣寫的:

  「一九一一年十月一日,位於香港上水的海軍總部,因不明原因起火,以及爆炸,初步估計與革命份子有關,事件中,五十多名海軍死亡。當中包括海軍中將水猿………」 

-------------------------------------------------------



  一九一二年,八月二十五日,紅國第一位飛機設計師,馮正如去世,深山內,黑膠唱片機重覆播放著同一首歌。
 
  傲天細心地為自己紋著同一個紋身,冰就在一旁讀著一隻七色彩雀送來的舊報紙。
 
  冰:「一九一一年十月十日,因海軍總部的爆炸,由楊X朗,外號「龍」,所帶領既「反叛軍」由九龍城寨出發,在玉龍灘與黑王所帶領的「黑道眾」相遇……」
 
  冰:「睇黎要打杖喇喎。」
 
  傲天:「唔會既,「翠綠莊」都未出現,BTW停左首歌先。」
 


  冰:「哦。」
 
  在歌曲停下之際,就聽到敲門聲。冰不疾不除的去把門打開。就看見一名頸上紋著「III」的年輕人,穿著整件翠綠色官袍,喘著氣單膝跪在門外。
 
  冰:「又比你搵到黎哩度喎。」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