紋身店內,冰忙著收拾行裝,準備動身出發找尋傲天。

  黃伯緩緩步入,找了個位置坐下,燃點起一根煙,金主和神婆默默的站在背後。
 
  黃伯:「你咁急出去,你知佢去邊咩?」
 
  冰:「我唔知,但我追到天腳底都要搵番佢出黎。」
 
  黃伯:「小妹妹,佢係為你好先離開你架。」
 


  冰定睛看了一看黃伯。
 
  黃伯娓娓道來:「二十八年前,玉龍灘有個蘇蝦,一出生,頸上面就有個象徵不祥既胎記。」
 
  冰:「個蘇蝦就係傲天?」
 
  黃伯:「你聽埋個故事先,每個玉龍灘既村民都想燒死呢個蘇蝦。我當時係村長,係我親手將哩個蘇蝦帶左上獅子山頂。」
 
  黃伯脫下大衣,冰看到他雙手由手腕至膊頭都是全黑的。
 


  黃伯輕掃著這個二十八年從未褪色的紋身續道:「哩雙手就係我抱到佢上山頂既時侯,臨走回頭望到佢笑,而紋上既。」
 
  冰看到黃伯的雙臂,詫異的放下了行裝。
 
  黃伯:「佢既紋身係有改變人記憶既能力,圖案越大,改變就越多。好彩佢果陣仲細,如果唔係我應該唔止比兩隻手佢。」
 
  黃伯:「龍就係被黑王斬左隻手,先記番起你係佢個女。」
 
  對於一直想不起自己名字的冰一臉惘然的說:「我係龍個女?」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