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一直背著傲天向著師子山頂跑,對於這個天生就有修改記憶能力的人,自有意識起,身邊就只有各式各樣的動物。
 
  在他腦海裡最早的記憶就是一名兩手全黑的男人背離他而去,不久,就遇到了「望夫石」的守護靈,以一個全身白衣的女人的外貌出現。
 
  不知道這守護靈為何出現,又是怎樣把他養大的,只知道傲天這個名字是那時候改的。而到了傲天掌握了自己的能力後,這守護靈把他帶到玄空山頂,說了一句說話:「由你出生果刻起,就背負住一個宿命,哩個世界冇人可以話到比你知,只有你自己去搵。」
 
  說後,那守護靈就化成光點,傲天意識到這守護靈將要消失了,他拼命把每粒光點都收起,可惜無論他如何努力,光點只有消失,慢慢凝聚成了一個全黑的「I」字出現在傲天的胸口。
 
  那次是傲天第一次感受到痛,他不自覺的,感受到一點一滴的溫熱在眼眶流下,對於這個天生就只懂笑的小孩,十七歲的那天,才明白,原來「眼淚」是這麼一回事。
 


  自那天起,他就不斷在自己身上劃出「I」字,每多一個「I」,他就感受到自己的魔力越多。而身邊的動物都開始接近他。
 
  上一代雪湖狼王就是在他劃到第十一個「I」字時遇上的。
 
  小白一直沒停下的跑到獅子山頂,把傲天放在「望夫石」旁,細心的舔著,希望傲天能醒來。或希望「守護靈」會再次出現。
 
  等了一天又一天,傲天卻沒有任何會醒的跡象。眼看他呼吸漸漸微弱。小白狠心的一口咬在他左手手臂。牙印剛好是「I」的形狀。
 
  傲天突然醒來扭著小白右耳:「比我訓下得唔得呀,係咪要我切埋你右耳」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