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玄空山的傲天,感覺終於從對故鄉的責任解放出來了。
 
  第一次離開玄空山是找回記憶的黃伯,用一雙黑臂打倒了雪金獅,收服了七色彩雀,騎著汗血馬,帶著傲天親生父母被海軍殺害的消息把傲天請走的。
  
  第二次就是被那個忘記了名字的冰打動了。
 
  相信不會有第三次了,他原以為把「XIII」這個紋身完成後就會死去,現在卻又再次醒來。
 
  所以他繼續在身上紋上「I」字,到了第六百三十四個完成的那刻,小白在穴室外發出呼喚的聲音。
  


  傲天到穴外一看,一隻背部受了重傷的雪湖狼無力地倒下。
 
  雪湖狼是天生強悍的生物,只要腹部要害沒有被攻擊,多重的傷都會慢慢復原。

  眼看失去記憶的小白,對這隻小雪湖狼無動於衷,傲天就明白了。
 
  小白到了要離開他,回到守護狼群的時侯了。上一代雪湖狼王也曾因為照顧這個玄空山的外來人類,放棄過狼群一段日子,那時侯的雪湖狼群都不好過。
 
  究竟是每代雪湖狼都要受一次沒有王的磨鍊,還是因為傲天而改變了牠們的生態,傲天沒有去想,或許這也算是宿命吧。
  


  傲天走到小白身旁,細心的摸著刻有「小白」二字的側頸。用法力慢慢把這不應該出現在狼王頸上的痕跡抹去,把「自由」還給這年輕的狼王。
 
  由白字起,一直消散到小字缺兩點,小白突然一頭撞向傲天,怒視著他。再看一看身旁的小雪湖狼。
 
  正當傲天再想走近把餘下的一劃抺走,小白衝向傲天,一口咬在他左手手臂上。那個喚醒傲天的位置,咬上了同一口。
 
  然後頭也不回的向著深山跑走,帶著一隻小雪湖狼,和那永不褪色的那一劃。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