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藏在「街坊會」閣樓的冰,一直看著在大廳坐著的人們,等待著一個可以接近龍而不被察覺的機會,可是每每到了能出手的一刻,心中也泛起一絲不安感。
 
  殺人如麻的她,陌生的不安感,與那莫名說不出口的親切,幾乎讓她肯定這斷臂男人為什麼能在三月八日那天,一眼就認出自己,甚至還令她嘗到第一次失敗。

  因為自從她在「黑玫瑰」正式當殺手後,沒有一次接下來的任務是失敗的。
 
  對,那天的任務就是把海軍中將水猿(仇青猿)殺掉,簡單的潛入及刺殺任務。可惜卻像今天一樣,每每能下手的時侯,都出現陌生的不安感。最後還被認出,一直被追趕到傲天在海軍本部內的「紋身店」。
 
  這種就是所謂的「血緣」嗎?冰沒有急趕著確認,反正現在衝出去把自己的血跟這男人的血混和也不代表甚麼。
 


  這時,「街坊會」出現了三個冰再熟悉不過的身影從正門走向大廳。

  「黑玫瑰」中的七朵金花其中三位,但她們全都滿面愁容,風塵僕僕,像是趕著路過來似的。

  其中一名女性一看見黃伯就跪下說著:「我胡姬,代表「黑玫瑰」內所有殺手,向「玉龍灘街坊會」致歉。」

  緊隨其後的兩名少女亦一一跪下。

  胡姬五體投地的繼說:「雖然我地過去可能親手殺害過在坐各位既朋友,甚至致親,但面對紅國軍隊既大屠殺,我地已經無依無靠,希望「街坊會」可以收留我地三個,小女子定必誓死效忠。」



  她雖然不是大聲說著,但聲音卻傳遍整個大廳。

  有人聽著流淚點頭,有人氣得緊握拳頭,有人靜靜的看著,但全部人都等待著黃伯的第一個反應。


侍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