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生平最怕人跪在面前的黃伯,對著這三個正被紅國追殺的女子,那能狠下心就這樣她們趕走。

  黃伯:「你地起身先啦,我唔受哩套。」

  就在她們三人起來之時,原本緊握拳頭的十號隨即走過來掌了胡姬一大把掌,聲音同樣響徹整個大廳。

  十號:「哩一巴,我幫青猿打既, 唔服氣就斬左我哩隻手。」

  十號從腰間拿出一把蝴蝶刀,慢慢舉起剛才打胡姬的手,露出手腕上象徵「街坊會」的黃點。



  這黃點的威力,連十號也驚訝了,胡姬一看到黃點,竟然雙腳發軟,差點再次跪下。

  就在胡姬膝蓋快要碰到地上之時,兩個身影同時掠影飛過。一個是單臂的青猿把十號拉開,另一個竟然是冰扶起胡姬向著眾人大鬧:「你地一個二個見到佢打女人都唔出手,你地仲係咪人黎架!」

  而奇怪的是,原本在大廳,閣樓,甚至本來沒有理會這場鬧劇的「街坊會」成員,看到冰卻像失了控似的,一步一步如行屍走肉搬走近圍著冰。

  胡姬緊緊抱著冰在她耳邊輕輕說著:「你快啲走,玉龍灘唔係你要黎既地方,去搵你既歸宿,真正既歸宿!」

  語畢,在冰的右頸上吻了一下,一個深黑色的唇印印在了冰的後頸。這是胡姬的殺手鑭,用一個唇印就能把對方致暈一天,但對於冰自小就跟她對打練習,早已不再害怕。



  冰轉身執起蝴蝶刀面向人群:「你想自己一個殺曬佢地拎功勞丫嘛,我唔會比你得呈架。」

  在冰轉身之時,眾人又突然變回清醒,青猿叫著:「青雪!」

  黃伯見狀,隨即大叫:「神婆!」

  一身黑衣的神婆拿出一大塊黑色斗篷向天一拋,把黃伯,金主,三朵金花,十號,青猿,當然也包括冰,一同包著。離奇地原地消失了。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