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伯就這樣從七色彩雀背上掉下,雙臂就在他身軀倒在地上的時侯,漸漸的褪色,右臂出現「生於斯」,左臂則是「死於斯」。
 
  黃飛一聲龍嘯響徹天際,就在「街坊會」正上方的天空,再次出現了形似龍形的雲。這次雲不但沒有散去,還慢慢結集。
 
  「呼,終於也出現了嗎?」,一條純白的神龍出現在天際,林嗚劍看著這條「玉龍」驚嘆著。
 
  這就是作為「人王」一直在玉龍灘守護的一個秘密,只有能抵受到「十二生肖」圖騰之苦的人類,才有機會召喚出的一隻人間稀有神獸。
 
  亦正正是紅國在香港各處肆意侵略的目的之一,除了「玉龍」之外,各處都出現不同的奇珍異獸,在黃飛用不知名的語言指揮著,聯合抵抗紅國的侵略。
 


  金主扶著神婆悄悄接近給各種珍獸吸引了目光的林嗚劍。
 
  正當拋出「黑族布」之時,林嗚劍嘴角微微上揚:「就憑這塊破布?想得美。」
 
  大量飛劍斬碎「黑族布」後,直飛金主和神婆二人。
 
  金主深情的看著神婆:「黑娘,但願我倆來生再遇。」
 
  隨後擋在一動不動的神婆身前,拿一劍,擋一把劍。但雙手難敵百劍,金主那仿如金剛堅韌的身體也開始不斷倘血。
 


  神婆見狀心知不妙:「楊皓銘,我唔會比你自己一個死。」
 
  語畢,神婆雙眼反白口中碎碎念:「我以黑月族之名咀咒林氏,鳴劍之後人!需受千萬針之苦劫,以抵今楊氏,皓銘所受的皮肉之苦!」
 
  穿一身黑衣的神婆瞬間化成黑粉狀,消失於人世,黑衣自然撕裂成一條條碎布,把林嗚劍的一把一把寶劍包著。
 
  金主同時雙腳無力,一跪倒在地上一動不動,生死未卜。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