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國當然不單單從空中派出軍隊,就在柴叔跑出「街坊會」之時,碼頭那方向也放出了紅色的狼煙。
 
  玉龍灘西邊村口也出現了一片片的黑雲,與「黑王」上年帶著人馬殺來的一幕重疊了。
 
  柴叔停下正在想該趕往那邊戰場時,「四腳獸」正好撲來,他飛身騎上四腳獸背上向廳內大叫:「呀飛,好好保護你爺爺呀!」
 
  面對這突如奇來的侵襲,黃伯乘上一隻七色彩雀向在場的人說:「我哩個老頭一生冇咩成就,但玉龍灘我係點都唔會讓出去,手上有黃點既人,只要有我係度一日,我就會守護到底!」
 
  十號首先應了一句:「死守玉龍灘!」
 


  在場的眾人也跟著喊了:「死守玉龍灘!」
 
  「颼!」一把魚腸劍一閃飛向黃伯的心臟處。
 
  一雙黑臂緊緊握著刀峰之處,從劍飛來之方向一看,正是同樣乘著七色彩雀的紅國直轄海軍總帥-林鳴劍。
 
  他身邊還有各種名貴寶劍在亂飛,仿佛一揮手就能拿下這裡眾人的命。
 
  林嗚劍滿面囂張的說道:「老頭,你只要乖乖的把「龍壐」交出來,你就不用說什麼死守不死守的啦。」
 


  鮮紅色的血液一滴一滴從黃伯手心流出,沿著手腕一直留到肩膀。
 
  黃伯心中默想:「天仔呀天仔,我隻手到依家都未甩色,算你叻仔。」
 
  然後慢慢鬆開雙手,任由劍直穿心臟。
 
  在他眼裡最後的一幕,就是目擊這穿心一劍的黃飛張口,而那叫聲他卻是這生也聽不到了。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