穴室內,時間流全靠那一直「磁磁」作響的那枝紋身槍推動,外面的時間仿佛與裡面的毫無瓜葛。

  「究竟是過了多久?三個時晨?兩小時吧,或者十年才對。」這思緒在第九百九十九個「I」字紋完後,一瞬間出現在傲天腦內。

  累了就直接打個恰睡,餓了就伸手吃著旁邊的各種動物屍體,渴了就飲每天都會流進來的露水。

  或者你會覺得這畫面很變態,但在「玄空山」一直獨自生活了二十七年的他,不這樣做才是變態,不這樣做,甚至傲天這個人就不會再存在。

  值得一提的,是那些專屬於他自己的記憶,在一次,唯一一次失手的那一點,頃刻令傲天記憶錯亂又再重整。



  就這樣他失去了所有法力。但他仍只不斷對著自己紋上同一個「I」。

  那次失手甚至令他只能專注記著一個名字,這名字的主人經常出現在他身邊,每次他都會問:「冰?」

  在第一千一百一十個「I」完成時,傲天從外表看上去,己成一個有如年有七十的老人。

  穴室門突然打開,一隻背部染滿血的純白雪湖狼王與一個滿面擔心淚水浸滿眼框的女孩出現。

  原本想大叫:「快啲救下小白呀!」



  看到傲天的狀態,冰緩緩走到傲天身前,分不清這女孩究竟是自己的幻覺還是真實的傲天微笑了。

  「你係時候為自己改個名喇。」,說後伸手把她頸後那黑唇印抺走,還沒等冰回答,原本唇印的位置慢慢出現一個「I」的紋身。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