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女孩的頸上出現一個原整的「I」字。

  身體完全不受控制的,把眼前這個老人(?)給殺掉,令他死的不能再死。

  女孩一直流著淚,向著那老人屍體平靜的說:「顏冰。一個寂寂無名既紋身師」

  隨後轉身看向背後奄奄一息的雪湖狼王,細心的把傷口用撫摸著,每個撫摸之處都即時癒合。傷口都會變成一片濃厚的黑色。

  沒有對白,沒有交流,女孩就這樣離開了穴室。不知去向。



--------------------------------------------------------------------------

  一九五七年十一月十一日 在「麗的」電視台內一個新聞節目內。報導員一本正經的說著:「……今晨警方接獲線報,在望夫石旁,發現一個身體被刻滿羅馬數字「I」的年輕男性被一磚巨冰封著,但警方到達現場後,只發現一名白衣女孩在呆站著……」

  這新聞在獅子山下的每家每戶悄悄的報導著,但在看的人不多,在意的不多,記著的更加不多,但他們都有一個共通點。

  就是身上都有一個代表自己宿命的羅馬數字……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