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就係咁一直聽住「一仔」講每個羅馬數字背後的意義,由「I」說到「III」,「V」……

  最後我印象中是額頭有「O」字的瘋子,我開始時還一字一字的打著,慢慢我就停下了。

  靜心的聽著,又試著打斷他,甚至跟他玩同一個手機遊戲。
 
  一仔:「我想講既野就講完喇,好開心你一口氣聽曬。你係第一個。祝你本『爸爸腦內能撐船』寫得完啦。」
 


  我看著他,眼睛還是止不住淚水,得到能力後的他無所不能。但在成為紋身師前,究竟感受過多少生離死別,多少傷痛,又多少次癒合?還有,那個叫「顏冰」的究竟有幾靚女,我好想親眼見一面。

  當然,我冇哩份勇氣問出口,如果唔係我應該唔可以再係度打字。
  
  然後佢再見都冇講一聲就消失左,留低我哩個本身冇諗過要寫小說既人係床上發呆。

  「一仔」,如果你有睇緊我哩篇,証明我已經節錄左你世界既一少少部份。

  你跟我說的那些秘密,我會慢慢一字一字重組起來。為了記念你那帶著濃厚殺意的善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