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幾乎所有人都試過,有啲野好想試但唔敢試,甚至連講出口都唔敢。我當然都有大把呢類經歷啦,細細個想買呢樣唔敢同父母講、大少少想行呢間鋪頭又唔敢向朋友開口、再大過啲想同呢個果個女仔傾計又係唔敢出聲。機會一次一次咁經過,但我只係一次一次咁望住佢走。我嘅眼神其實話哂俾人知我想點,但我呢種人又點會有人注意到先得架?


  你話呢啲好小兒科,冇咩值得提?係,的確係好小事,但我想講就係咁小事都做唔好,點有可能做大事!作為一個已經出黎社會工作嘅人,更加深深明白到唔主動出聲有幾蝕底。但明白歸明白,把口都密實實,只好眼白白望住人地開聲然後高高興興咁一個得到佢同你都想要嘅野。果刻你會同自己講,下次、下次一定唔可以再係咁,又或者下次一定要點點點,當然下次你又會重複以上嘅動作同對白一次……


  好喇,入返正題喇,究竟點解今次突然咁感懷身世呢。事情係咁的……


  話說早兩日同母親大人去超級市場,咁啱見到有咖啡promote,本來都唔大興趣,但見到個sales講到頭頭是道咁,就諗住試下順便當學下野。說來慚愧,雖然小弟都幾鍾意飲咖啡,但一直仲停留喺M記即磨咖啡嘅level




  如果係普通嘅sales,只要我停低展示一下興趣,佢自自然然就會開始推介啦。但正如我之前所講,呢個sales係做得唔錯嘅,加上個樣有幾分似大波謙,所以佢身邊一直有幾個(女)僱客同佢傾緊。咁問題就黎喇,如果佢主動開口,我又未至於毒到走開,但如果佢忙緊我可以點做呢?!


  我又想試,但我又怕開口喎……


  其實如果得佢一個,我主動開口都ok嘅,但當佢一路同人講緊野,我真心唔知點開口好。




  兩個身位之隔很熱鬧,佢游刃於不同僱客之中,盡顯功架。而我呢邊好平靜,靜到好似係兩個世界咁。


  時間一分一秒咁過,我拎起啲咖啡望下又放低,重複以上動作好幾次,但始終都未開口。我雖然未至於流汗,但我確實感到一股壓力在凝聚。


  終於,我乘他轉身沖咖啡之機,把握兩秒嘅時間同佢講:「我想試呢隻咖啡唔該。」佢熟練咁詢問我喜歡咩口味的咖啡,其實我根本唔知咩烘焙、果酸之類的東西,咖啡於我黎講只有簡單的二分法:好飲or不好飲,又或者係凍咖啡定熱咖啡。




  還好,在開口之前我已經睇左佢個宣傳牌一次,所以可以扮哂專家咁答兩句而唔漏底,當然可能其實已經漏左,只係我唔知。


  幾句對答之後,佢推介左另一款咖啡叫我試下先,我當然都相信佢嘅專業意見啦,雖然我認為當中一定滲有商業考慮(佢幾次都推介呢款口味俾不同客人)。在我答「好啊」的時候,他的正臉又已經變回背脊。然後他又再忙於解答這個和那個僱客的提問,當然唔包括我啦……


  根據以往經驗,以及他的動作,我覺得mission  failed嘅機會好大。不過礙於唔敢再出聲,所以當母親大人問我狀況嘅時候,我只能夠答出一個同我心底相反嘅答案。


  他又開始沖咖啡了,是他推介給我的那種,可能不是我所想的那麼差吧……


  但他全程只是和一對新來的僱客對話,完全沒有回望我這邊,然後又按著他們的要求多加水和咖啡豆。似乎……




  這半分鐘的時間好像凝固了一般……


  最後,結果當然是-


  他‧忘‧記‧了‧我!


  咖啡沖好了,不過不是給我的,本來屬於我的咖啡給了別人,就像你一直等著的女孩終於嫁給別人了。雖然結果你一早預計到,但失落還是難免的。


  於是,我又使出那招慣用多年的技倆:「算啦,下次有機會再試過囉,咁多人……我又唔係特別想飲。」




  類似嘅事件發生不止一次,失敗後我往往也是裝作瀟灑不爭來應對。


  其實,如果唔想試又點會企喺度等咁耐吖。


  扮作不在乎,只係唔想俾人知你連出聲嘅勇氣都冇情形就同你俾條女飛左後扮浪子一樣,你唔係唔想要條女,只係怕自己開聲後人地根本就唔當你係咩一回事。



  其實,我們或多或少都是懦夫。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