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話平安夜係失身夜,但係對於毒男黎講只係一個孤獨夜。
  先唔好講女朋友、女性朋友,有時甚至連男性朋友嘅邀約都冇,真係慘過咩咁。
  所以聖誕節於我黎講就只係兩日紅假,同清明重陽一樣。
  當然啦,一年如是,兩年如是,廿年都如是嘅話,你感覺就會慢慢淡左。尤其我係一個感覺遲鈍嘅人,如果冇咩刺激,我真係可以完全忘記聖誕節嘅存在。
  尤其今年工作比較忙,所以我只係一直計緊自己仲有幾多日可以清左手頭上嘅工作。因此,我一直平靜咁渡過聖誕節前夕,直至……


  「聖誕快樂!」
  提醒我今年平安夜存在嘅係一個男人,提前喺群組發左個訊息黎,問心我麻麻地呢個行為,一啲誠意都冇,同喺FB度講生日快樂係同一個層次。而最重要嘅係……
  佢地究竟明唔明聖誕節根本就唔係屬於毒男!明明我都忘記左,自得其樂,點解佢地係都要令我諗返起。


  因為呢個訊息,我被迫重新記起聖誕節嘅存在。
  因為呢個訊息,我被迫記起返自己嘅孤獨。
  因為呢個訊息,我被迫尋找不屬於自己嘅快樂。
  我嘗試去搵一班貌似都係毒拎嘅人,不過原來毒拎都係分層次,而我好明顯係最毒果種,所以最後都係食哂檸檬。
  結果,平安夜我就只好一個在家。
  如果結局係咁簡單,咁上天對我都未算殘忍,而呢篇文亦未必會出現。
  喺平安夜真正將我打沉,話俾我知咩係毒男嘅係無記。


  本來我已經接受左平安夜一個人過嘅事實,甚至可以話係忘記左,點知打開電視一睇,所以嘅不快就一次過襲來。


  第一個打擊來自東張西望,無無聊聊搞個投票問平安夜收到幾多個異性邀約。我一聽個心已經一沉,第一個反應係計自己有幾多人約,諗緊聖誕前後算唔算?廿號出去果次到底係邊個約邊個?(係啊,我最近聖誕嘅約會已經係廿號喇,你滿意未?!)
  終於,我得出自己個結果係A(0個異性邀約)
  哈哈(苦笑),係啊!我冇人約啊!一個都冇啊!
  節目臨完前,公布個投票結果,其中一個主持好驚訝咁話原來有六成以上嘅人投A。
  我心諗靚女你用個腦諗下啦,有人約果班大部分都出左去啦,邊有時間睇你呢個無聊節目。留得喺屋企睇你呢種無聊野嘅人,咪只有我呢種可憐蟲囉。六成我諗講少左,因為隨時有班人係特登玩野投其他選項,而更重要係一大班可憐蟲如我,係會自命不凡懶得去投票,又或者即使喺網上都唔想承認自己孤獨寂寞。


  受完打擊,加上晚餐唔係太飽,我決定對自己好啲──
  落街買左個M記。
  係,我喺平安夜自己一個食M記,夠毒了吧?


  係,食M記特價包同薯條已經係我對自己好嘅方法,夠毒了吧?
  喺M記入面,我終於見到好多形單隻影嘅人,第一次覺得M記咁溫暖、咁有「家的感覺」。
  不過踏出M記轉個彎,又係另一個世界。原本以為喺空無一人嘅街道上,唔會見到成雙成對嘅人。點知……


  炸彈唔洗多,夠殺你就夠。
  竟然咁都俾我見到一對熊抱著嘅情侶向我行埋黎,即使四周好黑,但佢地親密嘅舉動就好似射燈一樣,把附近照得光光的。
  個女仔遠睇幾靚,打扮亦係我鍾意果類型,令我忍唔住想望多兩眼。但喺廿四號呢一日,我實在唔想再望到任何溫馨嘅野,因為咁樣只會令我更加空虛寂寞同凍。
  為免再自添煩惱,我決定行快兩步返上樓算。
  返到屋企,愛回家已經做緊,我嘅第二個打擊亦正式開始。


  呢類處境劇一向緊貼潮流,大時大節嘅內容一定同節日有關,我亦因此而中伏,一個大大嘅伏。
  前半段嘅節目講一對情侶計劃平安夜嘅活動,因為兩人各有打算,睇落都冇咩野。但後半段講幾對情侶去唔同地方約會,當中嘅背景都係拍拖熱點,就好難唔令我觸景傷情。(關於小弟僅有嘅情史,遲下有機會會同大家分享)
  曾經,這些景物、這些動作、這些說話是多麼的接近,多麼的熟識,但現在都已成了帶刺的回憶。


  之後編劇安排劇中單身的男和女都回家和家人並度佳節,讓佢地感受家庭溫暖和節日氣氛。
  劇中就算唔係成雙成對,都起碼能夠三五成群,而我……
  諗返起屋企人只係在出門前買低包烏冬,叮嚀我肚餓時可煮黎食……
  心,已傷透。不過,無記對我開嘅玩笑還未完……


  最後,當鏡頭拼連幾對情侶,一起大叫「Merry Christmas」,簡直有如穿心箭一樣貫穿我嘅心。如果個心之前叫傷透,咁喺呢一刻簡直完全粉碎。
  望住電視上嘅幸福笑容,聽著喇叭傳來嘅祝福話語。我,只感到無限悲涼。
  原來當你身處谷底,笑容可以很傷人,祝福可以很諷刺。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