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島!有女?有甜?

  大家唔好YY喇,我可以好肯定咁答你:冇。

  呢日係家庭日……早排毒男放大假,答應左陪老豆行山,有個親戚又話想一齊,而老豆話想去行下大佛,所以我地三個就入左離島。

  旅程仲未正式開始,仲喺巴士度,毒男已經再次體會到自己嘅無知。話說巴士上有個自由行旅客,佢想去廸士尼但又唔肯定點轉車,於是佢就問我老豆啦。我老豆都唔肯定,所以佢答完之後又問下我。

  但我其實完全唔知點轉,我咿咿哦哦左陣先諗到叫佢轉地鐵。點知自由行話唔想搭地鐵,而我又俾唔到其他可行方法,於是佢決定用我老豆個建議。



  果一刻,我發現自己原來好失敗,竟然連海洋公園都唔識去。

  由讀書到做野,自己都冇咩人約,尤其係一啲室外活動。唔怕話埋俾大家知,我咁耐以黎只係去過一次海洋公園(叫我去嘅亦只有三次),而果次仲係幾年前同屋企人去。所以,如果你問我點去海洋公園,我真心唔識答你,我覺得呢個地理問題比咩方位角、洋流之類更難。

  落車後,老豆不停帶我睇呢樣果樣,向我介紹佢行山多時嘅發現。不過講真我真係唔多有興趣,全程基本得個睇字,頂多搭兩句嘴。毒男就係咁樣,對好多野都冇興趣,所以好難同人交流,包括親人。

  之後就開始正式行山,過程唔多講,反正都係行下停下傾下計,途中我就影下風景同佢地,之後親戚又影。落山之後我地睇返啲相,親戚同我都話自己影得比較好,老豆就話親戚好啲。但我仍然堅持我果啲靚啲,係佢地唔識貨。毒男就是這樣,永遠堅信自己嘅喜好,但往往得唔到旁人認同。

  食左少少野之後,我地搭車去大澳行下。行到攰就喺海旁休息,然後又開始吹水,不過我都係聽多講少。我唔係攰到唔想出聲,亦唔係唔開心唔想理佢地,只係喺呢一刻,我比較想沉默。



  在談笑間時光飛逝,已是日落時份。霞光遍地,延續至遠處嘅海面,配上海儐、木椅、晚風,絕對是一幅美景,旁邊無論是一群群朋友、一對對情侶都好不開心。

  舉目所見,全部都係年青人,一班散發著青春氣想嘅年青人。望著這些看上去同我差唔多大嘅年青人,我不禁問點解陪喺我身邊嘅唔係情人、唔係朋友?點解我會咁孤獨?點解……

  腦入面有好多問號,但我搵唔到答案,不過我終於明白之前自己沉默嘅原因。因為我一直抱住「交差」嘅心態黎呢度,我根本就唔係發自內心想陪老豆,我只係單純覺得做仔嘅就應該要係咁樣。

  我再望下身邊嘅老弄豆同親戚,佢地同樣俾我「開心」嘅感覺。即使佢地唔再年輕,即使內儉嘅父親臉上依然沒有笑容,但我確實感受到佢地嘅開心。

  只有我……



  只有我與這裡格格不入。

     I AM AN ISLAND!

  小島洋溢著歡樂的氣氛,霞光映照出一張張開心快樂的臉,卻化不開我心中的灰,融不掉我血裡的冰。

  毒男是一座孤島,無形的海洋隔絕了世界,即使親如爸媽,也難以進入。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