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校費事你地唗野食,所以話你地要燒哂啲雞翼先可以燒其他野。」張老師說。

之後張老師喺唔知邊到攞咗勁大盤雞翼出嚟。

仲要係雞全翼……

點燒呀大佬?燒完一隻都夠鐘就人啦……

學生都不停喺到抱怨緊。



雖然成班友仔都好唔情願,但都係乖乖地坐喺櫈到燒野食。

我亦都趁冇人留意到嘅時候叉好雞翼坐咗喺曉琳隔離。

「你唔驚等間俾老師見到咩?」曉琳甜絲絲地說。

「驚呀~咁你係咪要我走呀?」我以一個開玩笑的口吻說。

我微微企咗身扮要走。



「唔得!唔準走!」曉琳一下抱住我左手唔俾我走。

周圍啲人喺不知不覺間同我地隔咗一段距離。

「好好好,我唔走。」我說。

曉琳慢慢放手。

「亂講野罰你幫我燒雞翼!」曉琳說。



「咁㗎咩?」口就咁講,但係隻手都係攞走咗佢枝燒烤叉。

「咁咪乖囉~」曉琳說。

我就咁一邊燒住兩隻雞翼一邊同曉琳傾計。

過咗漫長嘅二十分鐘之後,兩隻雞翼都燒到七七八八,表皮開始呈現金黃色。

「係咪食得啦……」曉琳已經流哂口水。

「差唔多㗎啦。」我說。

我用膠叉將啲雞翼整落嚟。

「食得啦~」我說。



「呀~」曉琳打開個口。

我將隻雞翼擺喺佢口邊,然後佢迅速食哂隻雞翼。

我將另外嗰隻雞翼擺喺佢口邊,但係今次去搖一搖頭。

「唔洗啦~你都肚餓啦~你自己食啦~」曉琳說。

「咁好啦~」我自己將隻雞翼食哂。

全級啲人夾埋一齊食,好快啲雞翼就俾人食哂。

其他啲食物例如腸仔呀嗰啲都開始有人燒。



淨低嘅時候我地都係喺到互相為幫對方燒。

「打開口。」曉琳說。

曉琳將一條芝士腸塞入我個口到。

等等先,點解BBQ會燒芝士腸㗎?